手机版 | 登陆 | 注册 | 留言 | 设首页 | 加收藏
当前位置: 网站首页 > 做人与处世 > 文章 当前位置: 做人与处世 > 文章

我和祖国一起成长

时间:2021-01-03    点击: 次    来源:不详    作者:佚名 - 小 + 大

田微

如果真苦,你哪有时间喊累

17岁的我和71岁的祖国还没有太多的故事。我们俩最相似的地方,是我们都在成长的路上,我们都在慢慢变好。

那年,我从贵州到福建,在火车上没有座位,三天两夜,斜躺在过道上,我只看到窗外忽闪而过的一棵棵树和朵朵白云。

小升初后,小学和中学最大的变化就是同学变了。初中同学能歌善舞、会画画、擅打球,会很多我所不知道的技能。我处在他们中间,就像一颗石头处于灿烂的星辰大海里。初二,学校开家长会,内容是外地户籍要比本地学生多考至少50分才能上高中。“我送你回去读吧。”爸爸试着问。不知道是出于怎样的坚持,我说:“爸,我想在这里考。”根据当时的中考政策,学籍满3年可以享受本地学生才有的定向资格。我是最后的定向生,进了高中,这是天大的幸运。

高一,又开家长会。内容是没有办齐相关证件,不能参加高考。“我不回去!”我望着窗外,没有雨,大风把树吹得沙沙响。“可是有个证办不下来,你以后不能在这里高考,到那时你怎么辦?”我想把眼泪忍回去,它却不争气地落进碗里。“砰!”我的碗被我哥一把抓起,猛地被摔在地上。“吃不了就别吃!”米饭四散奔向角落,碎瓷片飞溅。气是上山的猛虎,怒是惹祸的根苗。“不吃就不吃!”学着他摔碗的样子,我连摔了4个盘子,“砰”地一声,把门一摔,奔回房间,一头钻进被子里。妈妈坐在我的床边:“你爸跑了一个星期,找了几天才找到那个地方,但是他们说条件不合,办不了。他几天晚上都没睡着了。”翻过身,我把泪蹭到有些湿润的枕头上。

直到现在我也不知道当时在哭什么,也许,那就是年少的我,莽撞加上无理取闹,总是习惯性地拍掉最爱你的人颤颤巍巍地递过来的最纯净的爱。

“爸,我们回去吧。”我呼吸着清新空气,昨夜的雨将院子冲洗得很整洁。

“确定要转吗?现在转的话有点麻烦,而且你回去读,到时候还没有学籍在那边也不好搞,这个政策是一直变的,现在是说有学籍就可以。”老爸的声音传到我的耳朵里,我紧绷着的泪无声地打转。“先读吧,以后再看。”我无奈之极。

太阳有些晃眼,它的温暖附着光,进入每个人的心里。

前几天,带侄女去小学报名。校园里,除了那棵蓝花楹被铲掉以外,没什么变化。几年前就说要修的塑胶跑道操场依然还是小时候的样子:一圈水泥的外围长着矮草的,是跑道,里圈的草更高一点,学生们可以在那里玩弹珠。

“姑姑,我学校可好玩了,有美术课,音乐课,还有体育课哩!我们的数学老师是李老师,体育老师是朱老师……”侄女很兴奋。“朱老师是不是长头发,带红色眼镜?”“咦,你怎么知道?”因为那也是我的老师,教我语文。”我道。他们说侄女很像我,可是,我不想她像我。我不想她像我一样,初中才知道排球是什么;不想她像我一样,仰望别人像是在看星星。

“爸,昨天我们坐在左边,今天怎么在右边啊?”我问。“因为火车在前进啊。”老爸随口回。我的耳边仿佛又响起了当年坐火车来福建时的声音。

今年,我将参加高考了,在福建高考,我17岁,长大了,祖国也迎来了71岁华诞。现在交通更便利了,三天两夜的车程24小时就够;教育更公平了,“积分制”圆了百万外来务工人员随迁子女就读本地学校的梦想。我相信在未来,会有更多属于我和我的祖国的故事;在未来,我会有能力为祖国的成长贡献自己的微薄之力;在未来,我会变得更好,我的祖国也会更加强大,更优秀。

指导教师? 范永财

(编辑/张金余)

上一篇:谁的高三不是痛并快乐着

下一篇:何处再寻三友图

推荐阅读
友情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