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版 | 登陆 | 注册 | 留言 | 设首页 | 加收藏
当前位置: 网站首页 > 小小说月刊 > 文章 当前位置: 小小说月刊 > 文章

洁癖

时间:2021-01-01    点击: 次    来源:不详    作者:佚名 - 小 + 大

李坤

阿四的父母在镇上供销社做工。他们属于编外,总是起早贪黑。阿四放学后要照顾他妹妹阿五。他妹妹才五岁,从小被惯坏了,吃饭都要哥哥喂她。

我经常在放学后到阿四那里聊天。他烧饭,我就看小人书。他吃饭时,我便讲故事给他听。阿五这时候一边扒饭,一边翻着大眼睛看着我俩,听故事的时候阿五最乖。吃完晚饭,就该轮到阿四讲故事给我听了。阿四没时间看故事书,但是他会编。他编得比较离奇,想象力丰富,他可以不断往故事里加人物:孙悟空、哪吒、小青龙、土地爷、黑熊精……一旦卡壳,他就加一个人物。既然加了人物,一定会有兵器随行,这是最吸引我的地方。

阿四家离我家很近,从我们家的侧窗看过去,石子路那边有一间高大的平房,平房的隔壁是豆腐坊,再隔壁就是阿四家。阿四家是从外地搬来的,为何他的三个哥哥姐姐没有来,我不清楚。总之,他们住在地震棚里——用竹子和芦苇搭建的矮棚,穿过客厅兼厨房就是睡觉的地方。

阿四家的棚子很小,全家吃喝拉撒都在长七八米,宽约三米的空间里,但是收拾得很整齐。衣服都装在纸箱里码好,碗筷收在碗橱里,从不乱摆乱放。他妈妈个子矮小,总是忙个不停,忙好家务就去供销社食堂烧饭;而他的爸爸则穿戴整齐,常年戴着一个工人帽,他的工作是将县城来的一车车水泥卸到仓库。饭后的故事会,阿五总会来捣乱,在我们身前身后挤来挤去。为了让她安稳一点,我每次去都会揣一块糖,以便打发她出门玩。

暑假的一天,我去找阿四,扑了个空。阿五在无聊地翻着扑克牌,我问她阿四去哪里了。她回答说:“去供销社啦,跟着妈妈去干活,干活买糖给我吃。”我就去供销社找阿四。供销社是个很大的院子,我偶尔和其他孩子去那里玩蹦床——站在一堆芦席上面跳。有一次我在芦席上摔倒了,被尖利的芦苇划得手脚流血,就再也没去了。我在供销社大院子里到处找阿四,终于在食堂后面看到他。他正和他妈妈在水井旁边洗一堆白花花的东西,味道很难闻。我和阿四打招呼,他不好意思地对我笑了笑。他妈妈将小凳子递给我坐,自己蹲着用力洗刷着盆里的东西。我屏住呼吸问那是什么,阿四妈妈头也不抬地回答:“羊肠子,你没见过吗?洗干净了很好吃的。”阿四妈妈用一个半圆的竹片刮着那些肠子,污水顺着搓衣板缓缓流到木盆里。我突然明白了羊肠小道的意思,这个名词不但意味着道路狭窄,还暗示着湿滑的道路黏糊糊的触觉。

阿四红着脸,可能是不好意思,慢慢侧转身,背对着我慢慢揉搓手中的羊肠。我想帮忙,但打心眼抗拒做这种臭气熏天的活儿。这些烂泥一样的秽物,究竟是什么人来吃呢?我很困惑。

阿四的爸爸来了,或许是刚扛完水泥袋,手中攥着那顶漂亮的工人帽,肩膀上搭着一块蓝布,头上戴着软塌塌的四片瓦式的蓝布帽,帽上落了一层水泥灰。他看了看木盆,突然暴怒起来,将盆一脚踢翻喊道:“我们家是穷,但不能做这种脏事情!”我从未见过阿四爸爸发这么大火,他一直是沉默温和的一个人。我吓得跳开了,站在煤炭池子边。阿四妈妈也被惊住了,茫然地站着,拿胳膊轻拍缩成一团的阿四,示意他离开。浑浊的脏水顺着她的手指滴答滴答落在水泥地上。阿四爸爸疯了似的,拿起井边的水桶打水。他脸上的肌肉绷紧了,好似被刀刻了几道印痕。我从未见有人用那么短的时间提起一桶水。阿四爸爸怒吼道:“快洗,洗干净,还有你。”他指着闪到一边的阿四。

母子二人一边洗手,一边小声解释说:“小四爸爸,食堂里想吃羊肠子,给加一角钱呢。”阿四爸爸倒掉桶里的水,用力扔进井里。啪嗒一声,水桶撞击着水面。他手中的麻绳顫抖着拧成麻花状。“加一块钱也不能做。”他怒斥着,双手飞快地又提起一桶水来。

第二天放学,我照旧去阿四家玩,仍然是互相讲故事,阿五依旧在旁边捣乱,我依旧准备好糖果打发这个小馋猫。一切没有什么两样。

隔几天,我因为感冒发烧,在家卧床几天。邻居刘阿姨来看我,带来我爱吃的麦芽糖。刘阿姨和我妈很聊得来,我吮着麦芽糖似睡非睡。

刘阿姨小声说:“阿虎妈妈,小四爸爸得了怪毛病你知道吗?”我听了一激灵,竖起耳朵。

“什么病?”我母亲吃惊地问。

“他最近每天半夜里将老婆和小四小五拎下床,让他们洗澡呢。”

“那是为什么呀?”

“不知道啊,说是一种病。他会半夜去白湖挑水,回来又是洗被子,又是烧洗澡水,罚他们洗澡。”

“有这种事情?”

“是啊,说是一种病。不洗澡就不要进门睡觉。”

“半夜里洗澡,还洗床单?”

“还洗被子呢,家里闹翻了天。”

“多少天的事情?”

“不知道啊。大牛有一天喝酒回来晚,看到小四全家站在门外,那时候已经下半夜了。大牛还跟阿四爸爸开玩笑说,今晚没地震啊,怎么都跑出来了?小四一家人都不说话,站在门口。”

我母亲皱着眉头说:“那确实是一种病,不会成‘武疯子了吧?”她不安地看看我。我将半块麦芽糖塞进嘴里,蒙头装睡。停了一会儿,母亲和刘阿姨说:“我家阿虎喜欢和阿四玩,这回不能让他去了,万一发起疯打了人可怎么办。”我嚼着麦芽糖,嘴里全是眼泪。

上一篇:8号技师

下一篇:1963年过年

推荐阅读
友情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