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版 | 登陆 | 注册 | 留言 | 设首页 | 加收藏
当前位置: 网站首页 > 知音 > 文章 当前位置: 知音 > 文章

100万赎子咄咄逼人:“农夫与蛇”枉费多少卑恭

时间:2021-01-02    点击: 次    来源:不详    作者:佚名 - 小 + 大

陈自有

小保姆万晓倩与在校大学生富二代冯超杰相恋同居,为锁定金龟婿,已怀孕的万晓倩瞒着男友保胎数月,直至无法引产。但自知无法说服父母的冯超杰,坚持与万晓倩一起将孩子送给了一对不育夫妇。

时光荏苒,当这对小恋人终于冲破阻力结婚并准备生孩子时,万晓倩却发现自己失去了生育能力。婚姻变得岌岌可危。惊惶中,万晓倩想到了曾经送走的儿子,想以100万的高价将其从养父母手中赎回,却遭到了养父母的断然拒绝,陷入绝望深渊的万晓倩疯狂了……

惊惶弃子:小保姆“锁定”富二代乱了方寸

2014年3月的一天下午,大三男生冯超杰正在图书馆查资料,桌上的手机突然震动起来。电话是女友万晓倩打来的,口气有些慌张:“超杰,你快回来啊,我肚子疼得厉害,可能要生了……”

冯超杰于1994年出生于河南省焦作市,是家中独子。其父是一家公司的董事长,其母则是一名教师。2012年夏,冯超杰考上了当地的一所大学。2013年4月,冯超杰到照相馆照证件照,与同在此照相的万晓倩不期而遇。万晓倩水汪汪的黑眸中绽放出的纯净光彩,让冯超杰怦然心动,他索要了她的联系方式。

1995年出生的万晓倩来自河南省的一户普通农家,父亲早逝,她高三时因母亲生病不得不辍学出来打工,经人介绍到家政公司当了一名家政服务员。万晓倩长相甜美,看不出是一个小保姆。

要到电话后,冯超杰难捺爱慕之情,约万晓倩见面的第一次,便含蓄表白。万晓倩说:“实话告诉你,我只是一个女老师家里的保姆。”冯超杰虽有些意外,可当时的他早已被她的漂亮俘获,觉得身份不应成为阻碍真爱的栅栏。

可冯超杰想得还是太单纯。当年暑假,当他独自回家将自己有女友的事告诉父母后,冯母直接否定:“保姆?我看你是鬼迷心窍了吧!我和你爸绝不同意!”母亲决绝的口气,让冯超杰的心凉了半截。假期结束返校之后,冯超杰并没有将父母的态度告诉万晓倩,但她已经从他闷闷不乐的脸上,猜想到大概是个什么结果了。她也倍感失落。

原来,在冯超杰回家的那段时间里,万晓倩也悄悄打听了一下他的情况。当得知他竟是一个富二代时,她觉得自己一定要把握好这段恋情。可怎么才能锁定金龟婿呢?就在万晓倩苦无良策时,她发现自己怀孕了。要不,悄然保胎,将生米煮成熟饭。

为防万无一失,万晓倩连冯超杰都没告诉。眼看腹部快显形了,她便对冯超杰称,自己母亲又犯病了,她要请假回老家照顾母亲一段时间。实际上,她是在附近租了个房子养胎。冯超杰当时正好参加了学校的支教活动,要到外地工作3个月,便同意了。

直到冯超杰完成支教返校,万晓倩才挺着个肚子回到学校。冯超杰大吃一惊:“晓倩,我一直没告诉你我爸妈的态度,他们强烈反对我俩的恋情。我要想办法说服他们,可这需要时间。”听着男友的数落,万晓倩哽咽着说:“要不,就去医院打掉吧……”

次日上午,两人一起来到一家医院,可医生检查后告诉他们,由于胎儿月份太大,引产风险很大。他们又相继去了两家医院,答复一样。

此事就这样一直拖着,直到孩子出生的当天,万晓倩给冯超杰打了电话……当晚,在一家私立医院,万晓倩生下一个健康男婴。

冯超杰和万晓倩不便在医院久留,第三天便出了院。孩子不停地哭闹,冯超杰和万晓倩手忙脚乱。自知没能力养活一个小生命的万晓倩,问冯超杰能否让他母亲照顾宝宝。冯超杰连连摆手:“那怎么成,不经我妈同意就生孩子,恐怕她这辈子都不会认可你了,还会将我赶出家门。”

聪明反被聪明误。万晓倩精心谋划的“先斩后奏”计划看来是行不通了,急得六神无主。商量来商量去,两人决定将孩子送人,可送给谁呢?心急如焚中,万晓倩想到了在老家的大姨。大姨在当地做点小生意,人脉广,且一向都很疼爱她,想必会帮她。

基于此,万晓倩打通了大姨的电话后。她隐瞒了自己“挟子入豪门”的真实想法,只哭着说自己和男友同居,不小心怀了孕,又不能流产,还没结婚就生了孩子,想找一户好人家收养。大姨一方面责怪外甥女太不懂得自我保护,一方面心疼不已。

好在大姨的人缘确实好,很快便找到了一对不育夫妇。徐海营、杨冬梅夫妇在一家公司工作,一直为没有生育而苦恼。在大姨的牵线下,双方一拍即合。于是,万晓倩与冯超杰悄然将孩子抱回老家,交给这对夫妇。双方约定:今后互不往来,并彼此保守这个秘密。

岌岌可危:豪门儿媳无法生育婚姻告急

孩子送人后,冯超杰和万晓倩的心总算放了下来。虽然“挟子入豪门”的计划没有成功,但令万晓倩欣慰的是,冯超杰对她的感情一直很专一。

2016年8月,冯超杰大学毕业了,冯父让儿子回到他的公司打理业务。冯超杰为了让父母尽快接受万曉倩,想了一个办法。他让万晓倩办了一张假的大学文凭,然后让万晓倩冒充是自己的同学,由他亲自出面将她介绍到父亲的公司当客服。

人力资源部主管见是董事长的独子亲自介绍的,也没有对万晓倩进行深入的核查,就将万晓倩安排到客户服务部。男友的煞费苦心让万晓倩非常感动。上岗后,她加倍努力地工作,短短数月,就得到了冯父的认可。

眼瞅着时机逐渐成熟,一年后,冯超杰便牵着万晓倩的手将她带到父母面前,坦陈万晓倩就是他之前提到的女友。冯父对万晓倩的印象不错,不再阻止两人交往。但冯母仍坚决反对:“你俩门不当户不对,趁早断了,省得以后闹心!”

万晓倩的脸色黯淡了下去。冯超杰坚定地告诉母亲:“妈,我和她是真心相爱。当过保姆也没啥不好,而且现实证明她比大学生还能干啊……”见儿子态度决绝,冯母勉强认可了这个未来的儿媳。

2017年10月,冯家父母为儿子在当地繁华路段买了套新房,并举办了婚礼。婚后不久,冯父考虑到自己身体的原因,将公司交由儿子经营。老两口闲来无事,婆婆便整天催促儿媳赶紧给生个孙子。

2018年3月,万晓倩怀孕了,冯超杰欣喜异常。然而,一个月后的,万晓倩去医院例行检查,竟被确诊为宫外孕。医生惋惜地告诉他,因发现较晚,孕妇的左侧输卵管已严重破裂,只能切除左输卵管。为了妻子的安全,冯超杰含泪同意。此后,万晓倩又相继怀过两次,都不幸流产。后经医院确诊,她是习惯性流产综合征,怀孕生产的可能性微乎其微。

一天晚上,万晓倩翻来覆去地睡不着,便不停地刷朋友圈,无意间看到了朋友圈里的大姨。一个念头突然如电光火石般产生了:“我和超杰不是有一个儿子吗?如果把他要回来,不就遂了公婆要延续冯家香火的心愿吗?”

越想越激动的万晓倩,立即将自己的想法告诉了冯超杰。冯超杰同样很激动。

次日一大早,冯超杰和万晓倩一起来到父母的住处,把当年怀孕生子又将其送人的事一股脑儿告诉了父母。两位老人当即表态:“孩子毕竟是咱冯家的血脉,不管花多大的代价,也得把孩子要回来!”

2018年12月初,万晓倩从焦作回到老家。她先找到大姨打听孩子养父母的近况,得知夫妻俩已经从此前的公司辞职。现在,男的开货车跑运输,女的摆了家水果摊。自从收养了万晓倩和冯超杰送来的孩子后,夫妻俩如获至宝。这个名叫徐帅的孩子4岁时,被养父母送进了当地一家最好的幼儿园。

惨烈收场:100万赎子咄咄逼人

从大姨家里出来后,万晓倩找到了帅帅所在的幼儿园,趁老师带着孩子们做课间操时,她从众多孩子当中,一眼就认出了那个长相酷似冯超杰的男孩。看着孩子蹦蹦跳跳开心快乐的样子,万晓倩既欣慰又心痛,悔恨当初不该把孩子送人。

离开幼儿园后,万晓倩立刻打电话把见到儿子的情况告诉了冯超杰,并吩咐他马上准备30万元现金送过来。接到电话,冯超杰迅速驱车赶到,两人一起找到大姨,把此行的来意坦诚相告。起初,大姨觉得他们这样做不妥,但得知外甥女在婆家确实有苦衷后,大姨终于答应了。

2018年12月中旬的一天上午,万晓倩同大姨一起敲开了徐海营的家门。正好夫妇俩都在家。万晓倩声泪俱下地哭诉了自己的遭遇。末了,她眼泪汪汪地哀求:“大哥,大姐,求你们看在我可怜的分上,把孩子还给我吧。我知道你们养育他一场也不容易,只要你们把孩子还给我,要多少钱我都会给你……”说罢,便起身把30万元现金从包内拿了出来。

屋子里先是死一般的沉寂。良久,杨冬梅用没有商量余地的语气说:“我们当初就说好了,保守秘密,互不干扰。我们抚养了孩子近5年,你这个时候想要回去。你倒是不可怜了,可我们呢?我不同意!”徐海营也随声附和妻子的意见。

见此,自知过于唐突的万晓倩与冯超杰,在大姨的劝说下,先离开了徐家,回到了焦作。受此挫折后,万晓倩病倒了,在床上整整躺了3天。

2019年3月,万晓倩再次同丈夫冯超杰反复合计,决定把“讨子”价码加到100万元。次日,冯超杰要到公司处理事务,万晓倩独自一人再次来到徐海营家。这次徐海营去外地跑车了,万晓倩把一个存有100万元的银行卡拿出来往桌上一放,对杨冬梅说:“我出100万,足够你们下半辈子过上很优越的生活了。把儿子还回给我吧!”万晓倩“有钱能使鬼推磨”的傲慢劲儿,反而把杨冬梅激怒了:“你别以为有几个臭钱就了不起了,想用100万买走我的孩子,做梦!”两个女人扭打起来,后被邻居们拉开了。

说好的孙子迟迟不见踪影,公婆频频催促,甚至流露出怀疑此事真假的态度。万晓倩心忧如焚,决定采取非常手段。瞒着冯超杰,万晓倩找到舅舅家的两个不满18周岁的小表弟,想请他们帮自己“要”回儿子。两个涉世未深的表弟真的在幼儿园门口守着,却没见着孩子。一打听才知道,徐海营夫妇早就把帅帅送到了平顶山的亲戚家藏了起来。

小夫妻俩带不回孩子,冯母渐渐认定是万晓倩怂恿儿子,两人合伙起来骗他们,心里早已愤怒,她也不揭穿,只是喝令儿子赶紧同万晓倩离婚。冯超杰只好一直敷衍着母亲,他并没有想到,在母亲的心里,已认定这个孙子子虚乌有。

见儿子无动于衷,母亲又找来几个亲戚轮番动员他,但都被冯超杰顶了回去。其他手段都用尽后,冯母祭出了杀手锏,她买来一包老鼠药,在儿子眼前晃了晃说:“如果你不答应和万晓倩离婚,老妈立马就把这包老鼠药喝下去!”这一招还真管用。冯超杰害怕老妈真的走极端,他只好含泪答应她的要求。

2019年4月下旬,冯超杰向万晓倩提出离婚。万晓倩仅存的一线希望破灭了。她把这一切都归咎于徐海营和杨冬梅夫妇,决定亲自实施报复行动。

2019年5月初,万晓倩以灭蝇为名购买了一瓶浓硫酸,而后租车来到徐海营夫妇家门口。

这天,徐海营跑长途不在家,毫无防备的杨冬梅刚一开门,万晓倩的一杯硫酸便泼到了她的脸上,而后逃跑。杨冬梅“啊”的一声惨叫,连呼“救命”。邻居们闻声赶来,将杨冬梅送到了医院。经抢救,她脱离了危险。

当地警方在汽车站将准备潜逃的万晓倩抓捕。万晓倩供述了自己的犯罪事实。随后,万晓倩被刑事拘留。目前,此案仍在进一步审理中。

案发后,冯父冯母才知道,原来孙子真有其人。早知如此,在小两口要不回来的情况下,老两口完全可以出马,以他们丰富的社会阅历,胜算会大很多。实在要不回来,两家人当亲戚走也是一样的啊!也不会闹到这步田地。当身在看守所的万晓倩获悉公婆的态度后,为自己的冲动后悔不已。

(因涉及隐私,文中人物除嫌犯外均为化名,相关信息做了技术性处理。)

[编后]为锁定条件悬殊的爱情,女主人公在“挾子入豪门”计划泡汤后,将亲生子送人。当惊觉自己已失去生育能力后,为保豪门婚姻,背信弃义,企图花高价赎回孩子。遭到拒绝后,却心生歹意,对孩子养母痛下毒手,最终彻底毁了自己的人生。

看起来,女主人公命运多舛,殊不知,充满算计的上位之路,后来的每一个劫都是之前自己挖的坑。心态上的扭曲,手段上的暗黑,才是问题的根源。

编辑/戴志军

上一篇:世界冠军刘诗雯沉浮岁月:老爸与我斗智斗勇

下一篇:家有“扶弟魔”:婚姻窟窿里吹过绝望的风

推荐阅读
友情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