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版 | 登陆 | 注册 | 留言 | 设首页 | 加收藏
当前位置: 网站首页 > 知音 > 文章 当前位置: 知音 > 文章

家有“扶弟魔”:婚姻窟窿里吹过绝望的风

时间:2021-01-02    点击: 次    来源:不详    作者:佚名 - 小 + 大

欧阳峰

2019年5月26日,有人在网络上吐槽说,大多数有弟弟的女生都是“扶弟魔”。“扶弟魔”姐姐往往把弟弟当成儿子,自愿代替母爱,甚至不惜牺牲自身的家庭幸福帮助弟弟。

浙江省金华市的赵红就是这样的姐姐:在父母遇车祸身亡后,拼全力供弟弟读书;背着丈夫送钱给弟弟创业;明知弟弟生意破产,仍四处借贷给弟弟扳本。赵红对弟弟无微不至的宠爱,却给她和她的家人带来了厄运……

父母遇难:姐姐宠弟负重前行

2016年12月30日傍晚,李志林赶回浙江省金华市家中,赵红满脸笑容问:“志林,你看谁来了?”

李志林定神打量站在妻子身后的人,原来是小舅子赵建。赵建笑容可掬:“姐夫,我回來了!”赵红忙不迭从一堆礼盒中抖出男式羊绒外套说:“快穿上试试,这是弟弟对姐夫的一片心意。”还说赵建送给她新上市的华为手机,给儿子李琦也带了苹果电脑。她满脸骄傲:“弟弟现在成了大老板。”

那一夜,这久别重逢的一家人很兴奋……

李志林、赵红出生于1967年,是浙江工业大学同班同学。李志林暗恋赵红。大三上学期的一天,两人在学校图书馆查阅写论文的资料,听到校广播站的声音:“赵红同学,快去传达室,有电话。”赵红一路小跑,李志林紧跟其后。

接了电话,赵红哭喊:“爸爸!妈妈……”身子瘫了下来。原来父母在来杭州看她的途中,双双遇车祸身亡,肇事者逃逸。李志林带着平时积攒的生活费,陪赵红回金华料理后事,见到她的弟弟赵建。赵建在上小学,还需要人照顾。赵红把弟弟临时寄养在远房表叔家,李志林买了烟酒和营养品送上门,写下担保书,承诺等有了工作,他和赵红把赵建接走,不会少分文生活费。

赵红抹着眼泪问:“你为什么这么帮我?”李志林向赵红表明心迹,愿意和她扛下共同抚养弟弟的责任。赵红泪崩:“长姐为母,我会照顾弟弟一辈子,你也愿意吗?”李志林重重地点了点头。

1991年,两人毕业后到金华市一家国有企业工作,从表叔家接回赵建。一年后他们举行了简单的婚礼,赵红问:“等弟弟上了初中,我们再要孩子,好吗?”李志林同意。此后,赵红如母亲般呵护弟弟,李志林也处处宠着小舅子。等赵建升到初中二年级,他们才生下儿子李琦。

李志林工作繁忙。赵红初为人母,几乎没有闲暇过问弟弟,赵建越来越叛逆,学习不用心。1996年,赵建中考成绩发榜,离普通高中录取线差10多分。李志林批评小舅子,赵建摔门跑了出去,直到半夜还没有回来,赵红急得用头撞墙哭道:“弟弟要出了什么事,我怎么向死去的爸妈交代啊!”李志林忙安抚妻子,表示想办法让赵建上高中。

第二天,赵建若无其事地回来了。李志林托人说情,拿出积蓄缴了赞助费,赵建上了普通高中。

1997年,国企改制重组,赵红下岗,李志林到余姚市一家私营企业担任副总,工资较高,他省下钱,全寄给妻子养家和供小舅子读书。

赵建从不让姐姐去开家长会。1998年1月,李志林问起小舅子的期末考试成绩,赵建不吭声,赵红也说不知道。李志林当着小舅子的面问妻子:“家长会不通报学生的成绩吗?”赵建瓮声瓮气回答:“我这么大了,让姐姐开家长会,怕人家笑话。”李志林要查看成绩单,赵建很不耐烦地回道:“撕了,三门主课都不及格。”李志林和赵红苦口婆心要赵建好好学习,考上好大学才有好工作。

赵建勉强高中毕业,找不到工作,整天在社会上游荡,无所事事地过了几年。2005年,李志林带他在余姚市的厂里学技术,赵建干了半年不到,嫌活累钱少不告而别。李志林责怪妻子太宠弟弟,赵红抹着眼泪:“弟弟命苦,爸妈走得早,我们不宠他,谁宠他呢?”

2008年,经赵建再三请求,赵红塞给他2万元创业本钱,赵建跟随一个比他大两岁的“拜把子”兄弟周重,去黑龙江省黑河市中俄边境做边贸生意。

无度供养:“扶弟魔”深陷骗局

赵建外出做生意八年,从未回来,每次打电话都说混得不错,赵红怕他在外面吃苦受罪。

如今赵建突然回来了,三人聊到深夜。赵建说他和周重在黑河开办的外贸公司已积累一千多万元资产,计划大干一场!周重在黑河负责对接俄罗斯商人,赵建在金华负责联系生产厂家,根据订单供应产品。赵建说:“三年内,我们的目标是一个亿!”

赵红张大嘴巴,李志林说:“哪有这么容易的事?”赵建信誓旦旦:“姐夫,你还别不信,今天我把话撂在这儿,外甥出国留学的事包在我身上。”赵红咯咯笑道:“姐总算没白疼你,我和你姐夫打算两年后送李琦到英国留学。”“没问题,学费、生活费,我全包了!”赵建保证。回卧室休息时,赵红对丈夫说:“我们的心血没有白费。”她还劝李志林不要再到余姚厂里做了,回金华帮赵建打理生意。李志林怀疑小舅子说谎。赵红说:“你见不得我弟好,是不是?他现在比你有出息。”李志林语塞。

赵建租了写字楼,注册了志红贸易公司。“我从你们的名字中各取一个字作为名字,这个公司就是为你们开的。”赵红看着营业执照笑了。

志红贸易公司主营服装鞋帽和五金机械业务,并申请了进出口权。赵红看工商注册资料,认缴的注册资本是200万元,实际到账的资金只有3万元。赵建解释现在注册资金实行认缴制,实际到位的时间比较宽松,黑河公司不停有货物进出,首先要保证那边的资金需求,以后会按期将资金缴到位。

赵红说:“我在家闲得发慌,想在公司谋个差事。”赵建不假思索地说:“公司生意大,资金缺口也大,你跑跑融资,不需要坐班。”他还叮嘱:“姐夫胆子小,融资的事,不要告诉他。”

赵红人缘很好。她放出消息,弟弟专做中俄边境的大生意,可以帮着大家“钱生钱”。有朋友动了心。于是,2017年2月中旬,赵红以2分的月息,为赵建筹到第一笔巨款,共计50万元现金。

3月中旬,赵红兑付了到期利息,曾经犹豫的朋友也纷至沓来。赵建显得急不可耐:“多多益善,能借多少借多少。”他说已经和周重商量过,会按比例给姐姐融资提成,上不封顶。连续两个月,赵建按时兑付了利息。5月中旬,赵红经手的融资款已达296万元,部分月息也已拉高到3分,她要弟弟兑付到期的8.3万元融资利息,赵建愁眉苦脸地说:“黑河那边暂时周转不开,能不能再借点钱应付,哪怕5分利也成。”赵红心里起疑。赵建说:“姐,我怎么可能害你?如有半句假话,让爸妈把我的命拿去!”

上一篇:100万赎子咄咄逼人:“农夫与蛇”枉费多少卑恭

下一篇:生死震颤:以命相守的真相含辱忍垢

推荐阅读
友情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