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版 | 登陆 | 注册 | 留言 | 设首页 | 加收藏
当前位置: 网站首页 > 知音 > 文章 当前位置: 知音 > 文章

生死震颤:以命相守的真相含辱忍垢

时间:2021-01-02    点击: 次    来源:不详    作者:佚名 - 小 + 大

罗丽丽

2016年,法律援助中心指定贾元春律师为一个杀人嫌疑犯辩护。各种检验报告、人证物证、当事人陈述等证据充足,几乎辩无可辩。最糟糕的是,扑面而来的全是当事人只求速死的气息,但贾元春律师总感觉哪里不对劲……

疑点重重,嫌疑人一心求死

贾元春,1980年出生,法学专业毕业后,她成为天津市一家律所合伙人。

2016年初,贾元春接到一个海员杀妻案的辩护援助,2月10日,她第一次在看守所里见到了老葛。老葛50多岁,头发花白,一道伤疤从额头延伸到嘴边,看起来特别凶。他一直低着头,搓着粗糙的双手,不肯开口。

贾律师问:“法律援助中心指定我为您辩护,如果没有异议,这个案子我会跟到底,您同意吗?”半晌,他抬头看了贾律师一眼,又低下头看鞋尖去了。

担心他心里有顾虑,贾律师补充说有什么要求尽管提出来,老葛的脸上浮现出一种惊慌失措的神情,结结巴巴地说:“不,不,不……”

然后,又没有下文了。老葛表现出的回避让贾律师十分诧异。她最怕遇到这种不愿开口的当事人了,这意味着里面肯定有复杂的隐情。

北方的冬天冷到滴水成冰,会见室的暖气估计坏了,贾律师看他冷得瑟瑟发抖,就轻轻地问道:“没人给您送衣服吗?”他苦涩地说:“不,不,不……”接着,就又不肯说下去了,而他眉梢下压、眉头上扬的表情被贾律师捕捉到了。

谈话到这里,实在没办法再继续了,贾律师只好说了几句流程之类的话,就离开了。临走时,她从看守所了解到,老葛的儿子给他送过各种日用品,但都被他拒绝了,这让贾律师疑窦丛生。虽然说他杀了妻子,但从案卷上看,应该不是故意,更倾向于意外,不至于就割裂了亲情,怎么就如此拒绝家人呢?

嫌疑人不开口,但证据会说话,公安部物证检验报告上,证明从现场凶器“石枕”上检验出了老葛的DNA分型,而且老葛自己也在供述中,承认了自己杀妻的事实。这显然对老葛的判刑很不利,想要为他争取到法律允许的最轻判决,需要他及其家属的配合。

没办法,贾律师只好从老葛的家属身上寻找突破口。她和老葛的儿子约在一家咖啡厅见面。老葛的儿子叫葛健,是个斯文有礼的年轻人,拽着个三四岁的女孩子,开口就说:“抱歉,老婆加班没人带孩子,所以就带来了。”没等他们坐定,他就紧张兮兮地问:“他挨打了吗?”贾律师说应该没有,他突然放松下来问:“贾律师,他还能活吗?他不是故意杀人的,我爸真的是好人。您有什么办法吗?”他的态度急切又诚恳,但就是让她觉得别扭。

贾律师有点诧异地问:“您父亲和母亲不是很和睦,对吗?”他愣了一下,眼神有些飘忽,没有回答。她继续暗示:“您说得越多,我了解得越详细,对您父亲越有利。”他没直接回答,鼻梁上堆起一道道横褶,双手抱胸,仰靠在椅背上,许久之后,突然激动地说:“贾律师,是不是有個正当防卫能放出来?需要花多少钱?我和老婆商量了,可以卖房子,您能运作吗?”

见律师摇头,他十分落寞的样子。这场会面虽然让贾律师从他那里没有得到什么有用的信息,大约就是老葛常年出海,父母并不和睦。但至少知道了,他对这件事的态度是积极的。他要救人又三缄其口。本案中老葛的回避,小葛的抗拒,让这个普通的案子显得有点反常,也激起了贾律师的好奇心。

她开始走访老葛所在的街道和退休前的远洋运输单位,企图寻找蛛丝马迹,发现大家对于不善言谈的老葛一致好评,提到被害人李慧芬时,要么闭口不谈,要么白眼伺候,有几个妇女甚至撇嘴吐痰。

真相大白,那隐忍多年的秘密

2016年3月,老葛通过看守所联络贾律师,希望和她见一面。这次会面他明显变得积极,主动和她交谈,磕磕巴巴地问:“见、见、见到我儿子了吗?”当听说儿子打算卖房子救他时,老葛哭了,是那种全身都在用力的哭,一种无以名状的悲伤从他的心底倾泻出来,把空气都染得很悲凉。

断断续续地,他告诉贾律师,看守所里有个重犯,听说动手术时家属必须来签字,为了见到要出国的孙子最后一面,吞了牙刷。他得知后突然有些害怕了,害怕从此真的见不到儿子,得有个人知道事情的原委,好让孩子别恨他。

于是,还处于意识恍惚的老葛,沉浸在自己的记忆里,开始了漫长的讲述。

老葛是个海员,深谙水性却口吃得厉害,年纪轻轻就上了船,漂泊的时候长,上岸的机会少,找对象的机会就更渺茫。李慧芬是个人尽皆知的厉害角色,没人敢惹也没人敢娶。两个大龄青年经媒人介绍,迅速结婚。没多久,李慧芬怀孕生下儿子。

婚后,老葛才发现李慧芬不仅泼辣,还蛮横不讲理,原本平淡的婚姻被吵得岌岌可危。因为这口吃的毛病,老葛每次都败下阵来,心里窝火。一怒之下,他去单位把工作调整成了远洋运输船。一年回一次家。海上漂了几个月,老葛得知儿子因病夭折,和李慧芬的感情日渐淡薄。老葛在海上受伤被送到近岸进行救治时,李慧芬都没来探望。

大副劝他:“海员的家属不容易!咱们是男人,该大度点。”老葛就在领导的劝慰下返家了。刚开始还好,但三天后,李慧芬就又犯病了,日子每天鸡飞狗跳似的。两个人吵起来,李慧芬居然把刚买的大彩电给砸了。老葛想再待下去,恐怕命是要没了,打不过干脆就又上了船,跑远洋线。

可清静的日子,就过了两个月,李慧芬打船上的卫通给老葛,说自己又怀孕了,找他要钱养胎。老葛想起了死去的老大,想想自己好歹有后了,也就不计前嫌地将大部分工资给了她。

等老葛再次回家,发现床上多了一个小人,软软糯糯的,和夭亡的大儿子当初一个样,心里一软没吭声,挑门帘出去洗尿布了。李慧芬也因为又有了孩子,脾气好了很多。老葛给这个孩子起名叫葛健。

每次老葛回家,葛健都早早等在大门口,见面不拿礼物而是先抱老葛。虽然还是漂泊,但老葛从此有了希望,盼着上岸,盼着见葛健。日子好像又有了盼头!

一晃二十几年过去,葛健大学毕业成了家,自己也当了爸爸。老葛也老了,出不了海的老葛退休回家,给葛健带孩子。

但是李慧芬似乎对他的归来很反感,总是用怨毒的眼神看他,对他百般挑剔。就在案发那天,李慧芬打牌回来,看见老葛躺在床上,电视开着,屋子没收拾,饭也没做,立刻暴跳如雷,扇了老葛两耳光。

其实这一天,是老葛的病犯了,他常年在海上漂泊,患有高血压、腰腿痛、消化性溃疡等疾病,海风一吹就难受得不得了。他给儿子打电话,儿子说马上回来带他去看病,让他先吃点药躺会儿。可刚躺下,就被打牌回来的妻子打骂了一顿,他心里憋屈,还口吃,越急越说不明白,李慧芬见机更是破口大骂……几十年的屈辱涌上心头,老葛终于忍不住爆发了。

原来,当年老葛在船上受的那次傷,是因为他充当和事佬给人劝架,结果被一个船员用改锥给捅了,碰巧扎断了输精管,从此绝后。

当后来李慧芬告诉他又怀孕了时,他心里明白,这个孩子根本就不是他的。老葛一直忍辱负重地活着,只为了有一个家,保留一份男人最后的体面。没想到,这一切都在他回家后被打破了。

本来以为一场争端就这样结束了,没想到,李慧芬爬起来后,去厨房拿了菜刀。急火攻心的她,拿着菜刀就往老葛身上砍,老葛顺手拿起床上的一个玉石枕头一挡,躲过了一劫。李慧芬大喊:“你个废物,我要告诉儿子,你不是他爸爸!”李慧芬的嘴,就像一个深渊,老葛只看见了无尽的黑暗。

“告诉儿子”这句话,彻底击溃了老葛,没等李慧芬再次捡起刀,他拿起石枕,一下一下,直打到李慧芬永远闭嘴。说到这,老葛说不下去了,他把脸藏在粗糙的手中,啜泣出声。哭够了,他磕磕巴巴地说:“贾律师,我可以去死,但是我不想失去葛健和孙女……”

卖房救父,倾家荡产维系亲情

从看守所出来,贾律师立马约了葛健。再见面,葛健瘦了很多,胡子拉碴的,看着有点落魄,见面就问:“他还好吗?吃得下吗?生病了吗?”贾律师回复说:“挺好,里面有大夫,别担心。”葛健告诉律师:“我把房子卖了,您别担心钱,别委屈了我爸,我在找人,务必把他捞出来。”

看着他如此紧张老葛,贾律师心中已经猜中了大概,试探性地问:“你什么时候知道的?”他愣了,但马上反应过来了,反问她:“你怎么知道的,他知道吗?”

贾律师点了点头:“老葛说的,他都说了。”顿了半晌,他说:“这种事对男人来说是奇耻大辱,该带进坟墓。他是怎么知道的?”贾律师回答:“他早就知道,在你出生之前,就知道。”葛健显得非常不自在,不知是因为他尴尬的身份还是因为老葛竟然知道真相。

葛健说,脑海中的那个疑惑一直缠绕了他20年,直到大学毕业那年,他偷偷做了亲子鉴定,知道了真相。从此,他对老葛的好里,夹杂着一种讨好般的小心翼翼。

葛健像是自言自语地说:“我妈待我爸态度极差,我问他有没有想过离婚,他总是摇头说,已经过了一辈子了,都快入土了,为什么让人瞧笑话。我只好劝我妈,我爸不欠她的,要对他好点,她就是不听。”

说完他掏出一张卡,从桌子上推过来说:“贾律师,帮帮我,帮帮我爸,别让他老了还在里面受罪。”贾律师推了回去,警告他别瞎搅和,会越搅和越乱,交代了几件让他办的事情后,贾律师就和他分了手。

两天后,派出所传来消息,葛健被拘留,让贾律师跑一趟。等她见到葛健才知道,原来他被一个自称可以帮他捞人的律师骗了,收了钱却没效果,他多次找上门,人家报了警,他因寻衅滋事被拘留了。

去会见老葛时,贾律师将这个消息告诉了老葛。他急坏了,问是否有办法。贾律师说:“拘留几天就出来了,别担心。”他紧绷的神经才松弛了,但突然又苦起一张脸,问孙女谁照顾。他儿媳妇是护士,亲家在外地,没人看孩子。她告诉他亲家3天前已经赶过来了,他这才松了一口气。

沉默很久之后,他抬起头,小心翼翼地问:“案子一审,大家会不会,都知道了……”贾律师解释说涉及个人隐私的案件,不公开审理。他点了点头,下了很大决心似的说:“我,我,我,要出去,您,您,您,有办法吗?没、没、没人看孩子。”

这是贾律师跟这个案子这么久,第一次看见他有了生的勇气。老葛推翻了口供,将李慧芬持刀伤人的事说了出来。其实,现场勘验笔录中也有提到过菜刀,也在菜刀上提取到了清晰的李慧芬指纹,并且发现了石枕上的刀痕。

有刑侦人员提出过,李慧芬可能持刀伤人的假设,但被老葛否定了,他说刀是他拿来的,人是他砸死的。而现在,他愿意为了葛健说出实情。

很快,贾律师开始连夜准备材料,作为辩护证据,她认为公诉机关指控事实基本属实,李慧芬拿起菜刀砍人,与老葛拿起石枕对其进行伤害之间存在因果关系,本案可能存在正当防卫或防卫过当的情况。这一情节就是本案的关键点和辩护的突破点。

开庭那天,综合本案事实,鉴于被告人自愿认罪,贾律师在庭审中提出罪轻辩护意见:老葛伤害李慧芬的行为应属防卫过当,有自首情节,且认罪态度积极。同时,因为有李慧芬拿刀砍老葛的行为,才导致老葛反应过激,李慧芬的行为对矛盾激化负有责任。

贾律师还出示了葛健拿来的原谅书,和百人签名的请愿书,以及老葛当年的住院记录等等,这些和现场的勘验笔录佐证,请求法官酌情从轻处罚。

2016年4月15日,合议庭认定被告人老葛的行为属防卫过当,应负刑事责任,但应当减轻处罚,判决被告人老葛犯故意伤害罪,判处有期徒刑8个月,缓刑一年。

葛健去接老葛的时候,春暖花开,万物生长。父子两个对视良久,老葛没说话,一把抱起孙女,相互依偎着,流下了眼泪。这两个男人没有血缘关系,但一个用生命守护真相,一个倾家荡产维系亲情。

(因涉及隐私,文中除律师外,其他人物均为化名。)

编辑/徐艳

上一篇:家有“扶弟魔”:婚姻窟窿里吹过绝望的风

下一篇:准丈母娘是亲妈:那一厢情愿的秦晋之约

推荐阅读
友情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