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版 | 登陆 | 注册 | 留言 | 设首页 | 加收藏
当前位置: 网站首页 > 知音 > 文章 当前位置: 知音 > 文章

准丈母娘是亲妈:那一厢情愿的秦晋之约

时间:2021-01-02    点击: 次    来源:不详    作者:佚名 - 小 + 大

知了

丈母娘一门心思钓金龟婿的故事多了,但让亲生儿子给自己做女婿的,还是头一次见。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

爸爸患癌,准丈母娘一家不离不弃

2018年2月14日,原本是甜蜜的情人节,为了给前女友王萌撑场子,丁建斌却不得不和大姐,以“娘家人”的身份,参加她的订婚仪式。

谁知仪式进行到一半,本就不同意这门亲事的王萌父母,突然来到现场,当众宣告:“我家女儿早就有主了,这位才是她将来的老公!”王萌妈边说,边用手指向丁建斌:“除了建斌,我们谁都不认!”

王萌妈的话像一个炸弹,触到了王萌心中积怨已久的雷区,她歇斯底里地怒吼道:“你不就是想让他叫你一声妈吗?那你让他做你儿子啊!你问问他答不答应。反正我们早已经分手了,别拿我来绑定他!”说完,她拉起未婚夫冲出了门外。王萌的话刺激到了王萌妈。女儿走后,她一声不吭地坐在那里垂泪。王萌爸也重重地叹了口气,吐出一句:“真是作孽啊。”

26岁的丁建斌,出生于山西省临汾市郊的一个农家。父母都是农民,两个姐姐,一个比他大7岁,一个比他大4岁。她们都很疼爱丁建斌。

村里和丁建斌家走得最近的,就是王叔一家了。王叔家的女儿王萌和丁建斌同年同月生,王萌比丁建斌大10天,还有一个大她6岁的哥哥。

王萌家的院子和丁建斌家一前一后,王姨跟丁建斌妈关系很好。为了来丁建斌家串门方便,她特意在她家后墙上开了个小门。王姨性格爽朗大气,对丁建斌也很好。从小,丁建斌就很喜欢她。

丁建斌6岁时,王叔跟着本家的一个堂兄,去山西临汾淘金,做起了木材生意。没想到生意还不错,年底的时候,他将家人全都接到了市内。

在王萌家搬走后,丁建斌的爸爸听朋友说,到非洲烧砖窑能赚钱,于是便跟着朋友一起去了非洲烧砖,每年只回来一两次,丁建斌的妈妈则一个人带着仨孩子,日子过得很艰难。2年后,她受不了这样的煎熬,狠心丢下姐弟三人,跟一个男人跑了。爸爸得到消息后,只好辞掉了非洲的活,回了家。

那时,两个姐姐在县城读书,一个高中,一个初中,平常住在学校,两周才回来一次。丁建斌在村里的小学上三年级。为了他,爸爸在村子附近的砖厂找了个烧砖的活。砖窑厂实行白班、夜班两班倒,为了白天能在家给丁建斌做饭,爸爸常常上夜班。那些一个人蜷缩在被窝里发抖的夜晚,丁建斌都会默默地怨恨妈妈狠心丢下他们。

后来王姨心疼丁建斌,跟丁建斌爸爸商量了好久,终于征得同意,每年寒暑假将丁建斌接到她在临汾的家中度过。晚上睡觉,王姨会经常帮丁建斌把踢掉的被子盖上。他反复踢,她就会躺在丁建斌身边搂着他睡。那时,丁建斌常常想,要是王姨是他的妈妈,该多好。

后来王萌的哥哥考上了天津的一所大学,忙着应付学校的新生活,不常回来。寒暑假时,丁建斌和王萌就成了守在王姨跟前的宝贝疙瘩。在相互厮守的这些岁月中,他俩早已暗生情愫,而王姨更是将丁建斌看成了她未来的女婿。

王萌比丁建斌学习好,为了能跟她上同一所大学,高中三年,丁建斌都在拼了命地学习。2011年7月,两人同时收到了录取通知书,一起考到了山西太原同一所综合大学内,王萌被汉语言文学专业录取,丁建斌则考上了计算机应用专业。进入大学后,丁建斌和王萌正式成为男女朋友。

2012年国庆节,丁建斌回家,得知爸爸得了结肠癌!原来早在2011年,爸爸就已经在医院做过一次手术,并进行了20多天的化疗。为了不让丁建斌担心,他们一直瞒着他。

爸爸治病的一年多来,家里仅有的几万块钱,加上大姐、二姐凑的钱,一共十几万,都已经花了出去。丁建斌给王萌打电话,说了爸爸的情况。王萌二话不说,将自己攒下的5000块压岁钱打了过来。丁建斌把王萌打来的钱给了爸爸后,就回了学校。他下定决心:一定要自己赚钱,给爸爸治病!

身世疑云:准丈母娘是亲妈

丁建斌走后,王姨和王叔从临汾跑去看望丁爸爸,并且给了他2万块钱治病。丁建斌得知后,心里特别感动。他在学校周边找了个送快递的工作。为了能多赚钱,他拼了命地接单、送单,逃课成了常事,一个月下来居然赚到了六千多块钱。拿到钱的当天,丁建斌就興冲冲地跑到银行,将钱打进了爸爸的银行账户。

谁知大姐却告诉丁建斌,爸爸在太原一家大医院住院,等待第二次手术。癌症已经转移到爸爸的腹腔。丁建斌赶紧赶到爸爸所在的医院。

爸爸的手术耗时8个小时,王萌和王姨、王叔都守在手术室门外。丁建斌很庆幸有王姨一家,在最艰难的时刻,他们如同一家人一样,陪伴着他!

两次手术,加上之前的化疗和中药治疗费用,家里已经相继花出去了20多万。丁建斌决定退学赚钱给爸爸治病。见说服不了丁建斌,王萌只好请父母劝说,他们在电话里劝丁建斌不要退学。最后,知道丁建斌心结的王姨许诺:“建斌,你好好上学,你爸的医药费,我和你王叔支付!”

丁建斌知道这些年,王姨和王叔做木材生意,确实攒下不少钱。他千恩万谢,并承诺王姨和王叔,这钱等他工作赚钱后,一定还!

王姨却在电话里说:“都是一家人,还啥啊,你好好完成学业比什么都强。反正你和王萌迟早都要结婚的!”丁建斌感激得泪眼模糊,心里默念着,此生有幸,拥有如此善良、有爱的王姨一家。他将来也一定会好好孝顺王姨、王叔,一辈子呵护、爱着他们的宝贝女儿王萌!那之后,丁建斌一边继续学校的学习,一边有空就往医院跑。而王叔和王姨出钱的事,以及治疗所花费用,他们都瞒着丁爸爸。

手术20多天后,爸爸开始接受新的化疗,每次费用要1万多。爸爸的农合医保只能报销部分,所以每次报销完还得自己掏好几千元。爸爸一共化疗了8次,所有的费用都是王姨出的。

再加上其他检查和治疗,一个多月的时间,又花了四五万,然而病情还在恶化。丁建斌每天泡在病友群里,希望能找到给爸爸治病的好办法。

2013年2月的一天,丁建斌得知吃靶向药很有效,但是花费不菲,可能得30多万,便跑去跟王姨、王叔商量。他们觉得既然有希望,还是不要放弃治疗。在王姨和王叔的支持下,爸爸开始了治疗。然而,一个月下来,这种靶向药就要8万元,其他费用5000元。两个月后,王姨和王叔不再拿钱出来了。

那天,丁建斌下课回来刚到病房门口,从门缝里看到王姨坐在爸爸身边,她边说边抹眼泪:“不是我们狠心不给你治,只是这个病是个无底洞,将来两个孩子的学费和结婚,都要花钱……”其实这两个月来,丁建斌自己也琢磨明白了,靶向药并不能真正将爸爸的病治愈,不过是延长一段时间的寿命,但是如果不用药,爸爸就只有死路一条。他怎么忍心眼睁睁地看着爸爸走向死亡!

三天后,爸爸主动提出放弃治疗,要办出院手续回家,丁建斌百般阻拦,还是没有将他拦住。爸爸出院那天,王叔和王姨开车来接他。看着他俩忙前忙后地帮爸爸整理东西,丁建斌却一脸嫌恶。

爸爸放弃治疗,完全是因为王姨和王叔出尔反尔,可是丁建斌却无能为力。此前心里对他们的万分感激,也变得复杂起来。那之后,他就不再跟王叔和王姨说话了。

将爸爸送回家后,王姨想找丁建斌说点什么,丁建斌忙前忙后地照顾爸爸,没给她说话的机会。王叔和王姨走后,王萌主动留下,跟他一起照顾爸爸。谁知爸爸却告诉他们一个天大的秘密:

原来,丁建斌和王萌的身世是互换的!他们出生时,老家重男轻女的风气还很重,那时谁家要是没有男孩,就是一块特大的心病。当时,妈妈连生三胎都是女孩,爸爸常常为没有儿子而悄悄叹气。

从王萌出生那天起,爸爸就想着,抱或换一个男孩。不久后丁建斌的出生,正好给了他这个机会。爸妈和王叔一家,一个为没有“儿子”发愁,一个为不能“儿女双全”苦恼。于是在朋友的牵线搭桥下,他们将丁建斌和王萌互换了……

透露丁建斌的身世不久,因沒有继续治疗,爸爸就离开了人世。丁建斌和王萌,却久久不能从这个事实中走出来。

亲情回归:放下一厢情愿的秦晋之约

爸爸的后事是王叔和王姨帮着处理的,后事处理完后,王姨和王叔想将丁建斌认回,丁建斌断然拒绝了。爸爸临终前的那番话,加重了他对亲生父母的怨恨。原来不负责任的并不是妈妈,而是王姨。

而在王萌眼里,养父母同样成了不可原谅的人。如果没有将他俩交换,或许她的亲生母亲也不会离开,爸爸也不会这样独身,直至这么早就生病离开。最后的放弃治疗,同样也是王萌心里过不去的一道坎。爸爸过完“三七”那天,两人相约,恋人关系解除,重新做回姐弟。

丁建斌拉黑了王姨和王叔的手机号。可王姨想将他认回的念头还是很强烈,她让丁建斌的大姐说了好几次,丁建斌都没有答应,她只能将王萌这根稻草紧紧地攥在手里。他们分手后,王萌的追求者众多,但王姨隔三差五地跑到学校,都给王萌搅黄了。王萌越来越觉得,她不过是养母用来拴住丁建斌的工具,跟家里的关系也越来越僵。

2015年6月,丁建斌和王萌大学毕业,王萌跑到北京找到一份媒体的工作,然后就天南海北地跑。丁建斌则在北京一家互联网公司做了一名程序员。

王姨是个不达目的不罢休的人,想找到他们,也不是什么难事。每次,丁建斌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家,总能在家门口看到放着的水果,和一些他爱吃的食物。这是王姨送来的,她已经在丁建斌隔壁的小区住了小半年。开始丁建斌总是把东西扔掉,后来觉得可惜,就慢慢地收了回来。吃着王姨送来的这些东西,小时候的记忆也就涌到了脑海中,慢慢地,心里的怨恨居然淡了下来。

做程序员久了,身体总是出问题。一次,丁建斌连着3个月在公司赶项目。项目完成后回了家,因为感冒引发肺炎,整个人差点烧坏了。王姨好不容易看丁建斌回来却又没了动静,担心出意外,急急地找人打开房门,将丁建斌送去医院。

王姨在医院日夜不歇地照顾了丁建斌一个星期,丁建斌心里的坚冰终于融化了。

2017年除夕的前几天,王姨让丁建斌回她那儿过年,丁建斌答应了。除夕那天,王萌很晚才回来,并且还带回来一个人。一进门,王萌刚开口介绍自己的男朋友,就被王姨打断了。王姨一个劲地指着丁建斌说,这才是她未来的女婿。

除夕夜不欢而散,王萌再次离家。再后来,就有了2018年2月14日,王姨大闹王萌订婚仪式的那一幕。那天,丁建斌把王姨和王叔送回了家,丁建斌和大姐无论怎么劝王姨,王姨都不肯答应王萌的婚事:“建斌,我对不起你啊,当年就是那么一闪念,我就把你换出去了。我知道你恨我,王萌也恨我,可是你俩本来是有感情的啊,你们当初在一起那么好,怎么现在就非得要分开呢?我不是对你偏心,不是非得用王萌绑着你,手心手背都是肉,我不想让你们离开我啊。”

“妈,其实我心里早就原谅你们了。以后我会经常回家的,王萌也会回来的。您就放手吧,让王萌去找属于她的幸福吧。”听了丁建斌的这声“妈”,王姨泪如雨下,哭到不能自控。丁建斌也忍不住泪目了,他又怎能感受不到她的那份浓浓的母爱呢?

2018年6月5日,王萌的婚礼如期举行。轮到双方父母发言了,王姨嘴里却反复念叨一句话:“萌萌,妈对不起你,你别记恨妈,以后成家了也要多回来,妈舍不得你啊。”王萌在台上早已经哭成了泪人。这些年她心里的委屈,终于有了出口,而丁建斌却露出了笑容。

编辑/宋美丽

上一篇:生死震颤:以命相守的真相含辱忍垢

下一篇:小三告原配:那个婚姻叛徒情深义重

推荐阅读
友情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