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版 | 登陆 | 注册 | 留言 | 设首页 | 加收藏
当前位置: 网站首页 > 知音 > 文章 当前位置: 知音 > 文章

小三告原配:那个婚姻叛徒情深义重

时间:2021-01-02    点击: 次    来源:不详    作者:佚名 - 小 + 大

岚翕

庄笑笑莫名其妙被未曾谋面的小三告上法庭,对方索赔50万。渣男老公不仅婚内出轨,还抛妻弃女杳无音讯……

平地起波澜:家有小聋女丈夫出轨

2019年5月18日,庄笑笑收到一份快递。拆开来最上面的一张纸上赫然印着“传票”两个大字。接下来几页是诉状,一看到“王彩萍”三个字,庄笑笑心底的那一缕恨意陡然升起。

庄笑笑,今年38岁,是广东省佛山市一家公司的职员。2010年初,她和金逸经人介绍认识。金逸和庄笑笑同龄,原来是佛山市一名普通的公务员。同是大龄的两人对彼此都不反感,就约定处处看。

2011年5月,他们结婚了。整个婚礼两人都很平静,彼此心照不宣,不过都是遇到了一个合适的结婚人选罢了。

婚后生活平淡,和单身生活没什么两样。然而,这一切随着小九的到来,彻底发生了改变。

2013年9月9日这天,庄笑笑的女儿出生,庄笑笑给她取名叫小九。初为人父,金逸的表现没话说。他每晚都会给孩子洗澡,还毫无怨言地半夜爬起来给孩子换尿不湿。凡是孩子的事他都乐呵呵地去做,还乐在其中。他算不上是一个好的爱人,但绝对称得上是一个好爸爸。庄笑笑暗暗劝慰自己,虽然他们之间感情平平,至少金逸是爱孩子的。庄笑笑想就这样过一辈子,也未尝不可。然而,生活往往出乎人的意料。

小九到了一岁多,对庄笑笑和金逸的呼唤还是无动于衷。其实,在小九刚出生做新生儿听力筛查时,就没有通过。

当时,庄笑笑和金逸查了很多资料,由于客观因素的影响,比如耳道里有羊水、耵聍等,有很多听力初筛的婴儿不能通过。庄笑笑问了医生,医生也说有这个可能,让他们42天后再去复查。

后来,金逸不止一次地跟庄笑笑提起这事,但是庄笑笑总抱有侥幸心理,安慰他说,孩子大些就好了。而今,小九已经能走能跑,他们不得不再次面对这个现实。带她去医院检查,诊断结果很快出来了,果然是先天性耳聋。这个消息如晴天霹雳,把庄笑笑和金逸打得晕头转向。

从医院回来以后,金逸简直就像变了一个人。他不仅对孩子不闻不问,而且每天回家都很晚。回到家不是醉醺醺,就是躲到另一个房间去睡觉。庄笑笑和他大吵,责怪他不像个男人,不敢面对问题,只知道逃避。他责怪庄笑笑肯定是她家那边有类似的遗传疾病。实际上庄笑笑的一个远嫁姑姑确实有先天耳聋,只不过金逸不知道罢了。

庄笑笑不敢承认这件事,金逸就说庄笑笑是怀孕的时候受到感染。庄笑笑拿起桌上的一个花瓶砸向他,恨恨地骂道:“你这个混蛋,非得找出原因来吗?现在的重点难道不是要给孩子治病吗?”

金逸躲开花瓶,“看病?肯定是因为你!要不是你的原因,孩子能出这种事吗?”

庄笑笑撕心裂肺对他大吼一声:“滚!”

金逸摔门而去。

庄笑笑趴在沙发上,放声痛哭。无爱的婚姻,果然经不起一丝的风雨。这是什么男人?一点担当也没有,一点责任心也没有,她还能依靠谁?

庄笑笑没有兄弟姐妹,母亲一个人在乡下,身体还很不好,庄笑笑不敢惊动她。金逸的父母去世多年,只有一个领养的姐姐比他大十五六岁,早就嫁去了香港,他们姐弟也几乎不联系。

庄笑笑只能依靠自己。庄笑笑带着小九开始往返于各大医院,医生给出了几种治疗方案:药物治疗、安装助听器、植入耳蜗、进行听觉和言语训练。在这几种方案中,植入耳蜗效果最好,但是也最贵,买耳蜗的钱和手术费用加起来大概要35万。庄笑笑当然希望给小九采用植入耳蜗的治疗方式。

虽然这时候金逸已经不回家,但庄笑笑还是想和他商量这件大事,毕竟,35万庄笑笑根本拿不出来。庄笑笑拨打金逸手机,谁知金逸已经关机。

莊笑笑只好去他的工作单位找他,金逸的同事告诉庄笑笑,金逸利用职务之便给一家施工方透露了一些情况,被人举报,事发后他就被迫辞职。

“施工方?”庄笑笑突然想起一个女人——王总,这是金逸对她的称呼。金逸有几次就是和这个王总喝酒应酬,庄笑笑只知道这个王总离婚了。难道这个王总就是“施工方”?

不久,金逸回家提出要和庄笑笑离婚。庄笑笑又气又恨,气他没有责任心,恨他在最关键的时候抛下她和孩子。庄笑笑赌气说不离婚,逼他为孩子的手术费想办法。

带娃太不易:单亲妈妈艰辛跋涉

就这样,在拉拉扯扯中,小九3岁了,庆幸的是庄笑笑家门口有个幼儿园,该园的园长是庄笑笑的朋友,庄笑笑给她说明情况,她同意让小九入园。

这两年的时间里,庄笑笑一直在给小九进行治疗但效果不是太好。因此庄笑笑还是希望能给小九进行耳蜗植入,一劳永逸解决她先天性耳聋的问题。医生说,像小九这种情况,最好是在6岁之前植入,而且越早越好。这几年,庄笑笑努力工作挣钱,节约每一分钱,但是和35万还是相差千万里。

就在庄笑笑愁眉不展的时候,小九又感染了病毒,咳嗽得厉害,庄笑笑连夜抱着小九去了医院。小九烧得小脸通红,庄笑笑望着病床上的孩子,想着她的病,想着自己的婚姻,那一瞬间,庄笑笑觉得自己的人生没了什么希望,活着就是痛苦。不知道是出于什么心理,庄笑笑自己也说不清,她给金逸打电话,告诉他小九病了,正在医院住院。

这一两年,金逸已经很少回家,庄笑笑听几个朋友说过,他已经和一个女人住在一起,那个女人应该就是王总。庄笑笑的心思全在孩子身上,实在没有精力管金逸的这些破事。

金逸这次倒是很快赶来,在医生的办公室里待了很久,不知道和医生说了什么,他让庄笑笑回家休息,他来照看孩子。

第二天,金逸告诉庄笑笑,有人在小九的住院账户上打了40万,并留言,希望小九早日康复。庄笑笑几乎要蹦起来:“怎么回事?是谁?”金逸摇头表示不知情。庄笑笑打听一圈也不知道是谁。

庄笑笑怀疑是金逸,但是又摇摇头,他工作都没了,哪里来这么多钱?再者,即使真的是他的钱,他也没必要瞒着庄笑笑啊!这40万,成了一个谜。到底谁是那个救了小九的好心人呢?

虽然没有打听到钱的来源,但总算是有了治病的钱,小九的手术很顺利,庄笑笑抱着耳蜗植入后的小九又哭又笑,账户上还剩下5万元。金逸说这些钱让庄笑笑拿着,将来给孩子做听力训练用。虽然用不了这么多,但庄笑笑想有钱总不是坏事,就没有说什么。就在这时,金逸提出了离婚。

这两年,庄笑笑的婚姻早已名存实亡。如今,小九的治疗也进展顺利,庄笑笑的心情也舒展了很多。于是,庄笑笑很爽快地答应。金逸还透露,他果然是和那个王总在一起了,当初就是他借职务之便给王总透露了报价,算起来他也是为了王总才辞职的。从此,庄笑笑和金逸形同陌路。

现在,庄笑笑却突然接到一张传票,王彩萍竟然要告庄笑笑。对,王彩萍就是那个王总!庄笑笑恨恨地想,这个王彩萍做了小三,破坏了她的婚姻,她没追究这个王彩萍也就算了,她竟然还觍着脸来告她,告她什么?她的诉讼书上写着,让庄笑笑还她的钱。笑话!庄笑笑连她的面都没见过,更别提借过她的钱!

庄笑笑按照传票上的时间和地址按时出庭,第一次见到了王彩萍,说实话,大失所望,这是一个非常普通的女人,看起来比金逸至少大七八岁。被告席上只有庄笑笑自己,原告——王彩萍陈述案情:原来,在2016年12月6日,金逸向她借了50万,说是去买婚房,谁知道金逸拿到钱之后没多少日子,就一去不复返,电话打不通,所有的联系方式都找不到他。

现在两年多过去了,她要让金逸还这笔钱。可她找不到金逸,她认为金逸借那笔钱时和庄笑笑还处在婚姻存续期,那笔钱对庄笑笑和金逸来说是夫妻共同债务,因此她要求庄笑笑来偿还这笔债务。她还拿出金逸写的一张借条,日期果然是在庄笑笑和金逸离婚之前。

这算怎么回事!金逸当初借这笔钱,庄笑笑根本就不知情,这算哪门子夫妻共同债务!庄笑笑在法庭上据理力争,只是庄笑笑也没有什么证据证明她不知道这笔借款,对当初他们二人同居的事,庄笑笑也没有什么证据。法官听完庄笑笑的陈述,建议她们双方庭下和解。

小三告原配:那个婚姻叛徒的担当

从法院出来,庄笑笑意识到找到金逸才是这个事情的关键。思来想去,只有一个办法,可能王彩萍还没试过,那就是金逸家乡的一个远房叔叔。因为血缘关系不近,金逸未必和王彩萍提起这个叔叔。

庄笑笑找到叔叔家,从他那儿打探到一个电话号码,打过去,果然是金逸,庄笑笑要求他务必回来一趟处理这场官司。果然不久,金逸回来了。

庄笑笑、王彩萍和金逸约到一起,金逸主动坦白了一切,原来当初小九咳嗽住院时,他找王彩萍借了50万,名义上是说王彩萍平时工作太忙,没有闲暇时间考虑婚房,金逸就替王彩萍打理这件事,等房子买了,他们就结婚。为表诚意,他还打了借条。王彩萍信以为真,就把钱转给了金逸。

金逸拿着这笔钱,转头就到医院,给小九交了植入耳蜗的钱。他事先已经向医生咨询了所有事项,他转了40万,自己预留了10万。在小九手术期间,王彩萍催问房子的事,金逸就推说正在各处看房子。

等到小九手术顺利完成,出院之后,金逸和庄笑笑离婚,拿到离婚证书的金逸并没有回到王彩萍身边,而是带着这十万元去了深圳。他本来打算用这些钱做资本创业,谁知,不到半年,他创业失败,十万元赔得一分不剩。走投無路之际,他想到了姐姐。

2018年初,他去了香港。在姐姐的安排下,他白天是公司的一名小职员,晚上去餐馆打工,每天做着两份工,很是吃了些苦。他自知没有颜面见人,就拉黑了所有人的联系方式,这也是谁也找不到他的缘故。

听完金逸的一番陈述,庄笑笑目瞪口呆,当初给小九做手术的钱,果然是金逸的,只不过是他借的,而且还是借的情人的。金逸说当初他得知小九的病一下子就蒙了,做了很多不应该做的事,后来后悔了,却又没有钱为小九治病,只好骗王彩萍的钱,事后,他觉得谁也对不住,就逃到外地去挣钱。

王彩萍追问金逸他俩之间的感情,金逸实话实说,对王彩萍已经没有感情。但是金逸主动提出:肯定还上王彩萍的钱,先还二十万,剩下的钱保证在两年内一定还清,并答应给王彩萍写字据。金逸还说出庄笑笑和他之间也没有感情的事实。

庄笑笑提出既然这笔钱是给小九看病的,她理应出一半,也就是说,40万庄笑笑还一半——20万,庄笑笑现在手里有7万左右,庄笑笑说明天就转给王彩萍,剩下的钱给王彩萍写字据,争取三年内还清。

王彩萍看看庄笑笑,又看看金逸,良久,她对着金逸说:“既然这钱是给孩子看病的,那我也不要了,算是还当年你泄密给我的一个恩情。不过,刨除孩子看病的35万,还有15万你必须还。”

接着王彩萍又提出一个惊掉庄笑笑下巴的要求,她想做小九的干妈。

原来当初王彩萍就是因为无法生育,她的丈夫才和她离的婚,她非常喜欢孩子,现在既然发生这样的事,就说明她和小九有缘分。

2019年7月,金逸给了王彩萍20万。王彩萍便与庄笑笑达成庭外和解,写了协议书,撕掉了那张借条。

2019年10月的一天,庄笑笑在幼儿园见到王彩萍,知道她是来看小九的。庄笑笑站在不远处看着她们,王彩萍和小九有说有笑,庄笑笑心里感慨万千。

(因涉及隐私,文中人物均为化名。)

编辑/李云

上一篇:准丈母娘是亲妈:那一厢情愿的秦晋之约

下一篇:银行催收员收编爱:缘分就是“趁你之危”

推荐阅读
友情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