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版 | 登陆 | 注册 | 留言 | 设首页 | 加收藏
当前位置: 网站首页 > 知音 > 文章 当前位置: 知音 > 文章

银行催收员收编爱:缘分就是“趁你之危”

时间:2021-01-02    点击: 次    来源:不详    作者:佚名 - 小 + 大

初见

银行的催收员,是信用卡透支人员眼中的“杀手”。但催收员冯明义不仅没有收到账,还把自己所有的积蓄都倒贴了进去——

无奈:催收员拿自己积蓄填坑

2016年10月的北京,干燥而寒冷。冯明义像往常一样,走进办公室,刚坐定,就看见他的上司刘主任走过来。冯明义知道这是有新任务要交给他了。

3年前,冯明义应聘到这家信托金融公司,成为一名为银行讨债的催收员。

催收员,是所有信用卡透支人员眼中的“杀手”。如果你的信用卡透支逾期,银行客服会先给你打电话。如果问题没有得到解决,客服就会把你交给账务中心。账务中心的人会先给你打电话,再给你发律师函。反复打过几十个电话和发了几封律师函后,如果仍无效果,时间又已经过去了好几个月,有些银行就会把这笔欠款和欠款人作为一个客户,外包给冯明义他们这样的公司,由催收员上门催讨这笔账务。

冯明义的那些同事们大多身材魁梧,出去要账,个个凶神恶煞,各种花式催收轮番上演,直到让对方感觉到无法正常生活、不还不行,这笔账也就收了回来。

冯明义也曾借了同事的墨镜和黑衣为自己壮胆,但依然使不出那些凶狠手段。久而久之,大家明面上给冯明义起了个绰号叫“菩萨”,暗地里却冷嘲热讽冯明义是个“傻缺”。不用说,冯明义在公司的业绩也总是垫底。

那天,刘主任把一个信封推到冯明义的面前说:“你看看这个姑娘的情况,然后想办法把这个账要一下。”冯明义接过来,一张清纯漂亮的年轻姑娘照片,从信封里滑了出来。红色的风衣,长长的刘海,大大的眼睛,精巧玲珑的五官。

“长得这么漂亮,也会缺钱吗?”冯明义不解地问。“这女的在连锁超市当导购,我建议你先去她家看看再说。”主任说。

冯明义心里一热。欠债的最怕“杀手”出现在他们的工作单位。这让他觉得刘主任很有温度。

客户名叫李英,租住在北京郊区。那是一栋年代久远的砖混楼,李英家住在3楼。楼道里没有灯,冯明义一边摸黑向上爬,一边抵抗着浓浓的中药味。到了3楼,只见一个姑娘在一家房门口用煤球炉子熬中药。“是李英家吗?”冯明义压低了声音问。姑娘伸直腰转过身,一双清澈的双眸看着冯明义。冯明义一眼便认出她就是李英,真人比照片还漂亮。半晌,冯明义才想起自己的目的。

于是,冯明义扬了扬手里的资料,说:“你就是李英吧,我是银行催收部的。”顿时,李英脸色煞白,她有点为难地让冯明义等一下,然后端着那锅中药进了里屋。冯明义从门口瞄见,家里也没有什么像样的家具,屋里非常凌乱。

过了好一会儿,李英才出来。冯明义按照规定的程序核对了她的资料以后,开门见山地告诉她:“你欠了银行的钱,如果不还,就要走法律程序了。走法律程序的后果很严重。国家规定,恶意透支,数额较大,会被判处3-7年的有期徒刑。你的情况,正属于数额较大范围。”李英听到“恶意透支”这四个字,似乎想说什么,但最终没有开口。

冯明义问她准备怎么处理。她一直低头沉默。按那些“杀手”的干法,早就冲上去拎住领子对她大吼大叫了。僵持了一会儿,冯明义对李英说:“你好好想想,如果有什么想法,可以给我打这上面的电话!”

两天后的晚上,冯明义突然接到一个电话。对方哭着说:“冯哥,我是李英,麻烦你救救我……我被绑架了。”还没说完,只听见那头“啪”的一声,传出一个很粗的男声:“老子警告你,好好说,谁绑架你了?!”

冯明义赶紧问了地址,赶了过去。那是一个空旷的大院,里面有几间平房亮着灯火,人声鼎沸。一个穿皮裤的矮个子将冯明义带了进去。

只见里面烟雾缭绕,李英蜷缩在一张办公桌后面。有三四个男的一边毛手毛脚地骚扰她,一边说着下流的话。领头的“刀疤男”还把臭脚高高地抬到李英的面前,说:“要么,你把钱还了;要么,就用嘴把我的脚舔干净!不然的话,今晚你就留在这陪大家玩!”

“你敢!”冯明义大吼一声。顿时,全屋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到冯明义的身上。“刀疤男”见来了个不速之客,走过来拉扯冯明义的衣服,说:“想英雄救美?欠债还钱,天经地义!”冯明义比“刀疤男”高一个头,顺手将他的胳膊往旁边一拨,他就向后踉跄了一下。没想到,这一下激怒了他,他一掀衣服,从裤腰里拔出了一把刀,就朝冯明义比划过去。幸好被身边的人拉住了。

冯明义暗暗一惊,看来这是一帮不要命的家伙。“你们不就是要债吗?她欠你们多少?”当时冯明义也不知道李英到底欠了多少钱,而他卡上仅有的2万元是全部的家当。

“不多,1.8万。”

“好,她的债我还了!”冯明义长舒了一口气。后来,冯明义才知道,李英同大部分信用卡透支者一样,走上了网贷的不归路。而这帮流氓,就是网贷公司的催收员。交易完,冯明义领着李英出来,已是深夜12点。李英对冯明義千恩万谢。冯明义欲哭无泪,她欠银行的债没能要来,自己却将仅有的积蓄为她填了进去!

热血:救下那个欲卧轨的女孩

第二天起床后,回想昨晚的一幕幕,冯明义开始后悔自己头脑一热逞英雄:这个李英到处欠钱,怕是个专业老赖。要是李英和那帮人是一伙的,自己不就被人当韭菜割了?于是,冯明义给李英打电话,电话居然关机。冯明义又去她家里找,结果家门紧锁。

一连两天,都是如此!冯明义开始心神不宁。这时,手机响了,是李英!“你到哪里去了?!”不知道为什么,冯明义感到自己对她的担心超过了疑惑。

李英告诉冯明义,那天晚上因为回家太迟,她生病的父亲几次跑到街口去等她,导致受了风寒,一下子病情加重,这几天高烧昏迷不醒。今天父亲退了烧,她才充上电,给冯明义回电话。出于礼貌,下班后,冯明义从公司门口买了点水果,直奔医院。老人依然在输液,还没有醒,冯明义和李英就在病床边聊了起来。

李英告诉冯明义,她家在河北廊坊农村,还有个哥哥叫李力。李英幼年丧母,父亲一手带大兄妹两个。

2016年3月,李力与同村的王雪玲领证结婚。谁料想,结婚当天,一个男的拿着几张王雪玲的裸照大闹婚礼现场,说新娘是破鞋!李力从未听妻子说过这一段,眼神流露出被欺骗的感觉。王雪玲激动地辩称对方血口喷人,要李力相信自己,可是,李力当时已经蒙了。王雪玲见丈夫始终不表态,台下的人指指点点,顿时羞愤难当,当场从婚礼现场逃跑了。事发后,李力成了村里人口中的在婚礼现场被戴绿帽的男人,就此一蹶不振。没多久,李力给在北京的李英发了个信息,交代妹妹好好照顾老父亲后,手机便再也没打通过。

因为这事,李父肾结石突然发作。李英得知后,只能将父亲接来北京治病。李英上班也没多久,在所有的积蓄被掏空后,她找别人用自己的信用卡进行透支套现,为父亲交上了住院的医疗款。

5月,父亲出院后,她从网贷平台上借钱,还信用卡分期的钱。这样周而复始反复地折腾,李英又累积欠下了1.8万的网贷,而她透支银行的那5万元始终也没还上。

冯明义开始同情这个姑娘。他把了解到的情况和李英遇到的困难,汇报给刘主任。刘主任想办法帮李英争取了一些时间。系统又给出了50天的宽限时间。这就是李英最后的机会了!

冯明义又帮李英四处筹钱。结果,10月底的一个晚上,冯明义正胡乱地吃馍充饥,李英打来的电话吓得他六神无主。电话里,她不停说着感激的话,最后竟然告诉冯明义她准备在西二旗地铁站卧轨自杀!

冯明义一边和她通话,一边狂奔,好不容易到了西二旗地铁站,冯明义看到李英的身影后,不顾一切地冲上前,一把将李英抱住,泪水跟着夺眶而出。还好,她没有死!

后来,冯明义才知道,在这之前,她已联络了卖肾集团准备卖肾,可是人家只肯出4万,且买主在知道了她要卖肾的缘由后,说这样的单子没有人敢接,因为事套事不单纯。李英绝望了,便想到了死。

奇妙:缘分就是“趁你之危”

在那之后,冯明义每天都在为李英筹钱而苦恼。有朋友给他出主意:“她家又不是没别的亲人,为什么不找找她的哥嫂呢?”这话启发了冯明义。

为了尽快找到李英哥嫂,冯明义编辑了几段信息,讲述了李英面临的困境,发在家族群、同学群及幾个老乡群里,并恳请大家扩散转发。为保护李英,冯明义仅留下了自己的手机号。

出乎意料的是,朋友圈的扩散力真的很神奇。在那之后的2周,有一个女人打通了冯明义的电话,急切地询问李英现在的情况。询问后得知,她就是王雪玲,对方说会第一时间赶回来处理这件事情!没过几天,冯明义又接到李力的电话。

冯明义让李英与之对话,李力在得知父亲和妹妹的遭遇后,立马筹到了两万六千元转到李英的账户上,并买了车票赶到北京。很快,李英哥嫂前后脚都被冯明义接到了李英住所。当李力看到床上奄奄一息的父亲时,直接晕了过去。大家七手八脚把李力送到了医院。经检查,大夫说只是焦虑加上长途,低血糖引发的休克。可王雪玲却守在李力的病床前,泪流不止。

原来,在与李力认识前,王雪玲曾与同学刘磊恋爱。交往中,她发现刘磊不仅品行不端,还几次偷拍她洗澡的照片在饭桌上供他人传阅。王雪玲果断分了手。刘磊一直怀恨在心,多次骚扰。岂料,刘磊居然跑到婚礼现场散布王雪玲的洗澡裸照,目的就是要破坏王雪玲的婚姻。

事后,王雪玲一方面觉得被人毁了名声,一方面又觉得丈夫居然怀疑自己,便心灰意冷南下打工,还换了手机号。后来,她从一个老乡群获悉李英的事情后,第一时间带着钱赶了回来。

这时,李力不知何时已经清醒,他得知实情后,一把搂着妻子,敲打自己的头,痛骂自己是不折不扣的混蛋,不该怀疑妻子,不该弃父亲妹妹于不顾……

其实,李力在妻子离家后,也幡然醒悟,觉得爱一个人,就应该不问过去,彼此信任。他当时匆忙离开老家后,打听到王雪玲去了广州,便也追到广州。谁知,他在火车站丢了手机。重新办理了一张当地的手机卡后,由于一心安顿工作、全力寻找妻子,没主动和家里联系过。直到他在一个廊坊工友的朋友圈看到妹妹的事情后,才焦急赴京。随着李英哥嫂的归来,李英的债务迎刃而解,她的脸上终于有了笑容。

事情告一段落,刘主任对冯明义的表现非常满意。可冯明义却觉得自己倍感心累。仅仅6.8万元,就有可能要了李英的命。深思熟虑后,冯明义辞了职。后来,冯明义顺利地在一家公司当了名技术员。2017年的七夕那天,冯明义下班和同事走出公司,远远地,冯明义竟然看见李英穿着一身粉色的裙子,直冲他笑。冯明义涨红了脸,冲过去,将她紧紧搂在怀里。

如今,冯明义已是公司部门的骨干成员,与李英也顺利领证。2016年冬天发生的这些事成了冯明义工作和生活的分水岭。在那之后,冯明义收获了一份满意的工作、一个善良的姑娘,还和李英哥嫂一家相互抱团,借以抵抗生活不怀好意的玩笑……

编辑/邵鸾飞

上一篇:小三告原配:那个婚姻叛徒情深义重

下一篇:三度巡苍穹不负少年志:青云之下母爱浩荡

推荐阅读
友情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