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版 | 登陆 | 注册 | 留言 | 设首页 | 加收藏
当前位置: 网站首页 > 小小说月刊 > 文章 当前位置: 小小说月刊 > 文章

翎山

时间:2021-01-01    点击: 次    来源:不详    作者:佚名 - 小 + 大

慕云

阳光穿过层层叠叠的树叶在地面洒下斑驳的影,偶有几只麻雀掠过树梢,抖落晶莹的露珠。空气清新湿润,在阳光的照射下,自然界中的万物都在温柔地呼吸,而此时的翎羽宗却笼罩着阴郁与恐惧。

“宗主,今日又有两位外门弟子死于卧房内。”

听到弟子的传话,于景紧锁的眉头又加深了几分,从前天起每日都有两名外门弟子死于非命,心脏处的伤口昭示着凶手的罪行。一旁的长老们开始窃窃私语,面露阴沉,随后他们把目光投向了于景。

“与前两日不同,今天我们从死亡弟子的身上发现了这个。”传话弟子展开手中的布包,两片亮黄色的羽毛静静地躺在那里。羽毛的出现凝滞了屋内的谈话声,于景的双眸深处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惊讶,转瞬即逝,继而便恢复了原先的波澜不惊。他闭上眼睛又缓缓睁开,吐出两个字。

“叶欢。”

“师兄为何苦苦相逼。”少年站在翎山的悬崖边上,大颗大颗的汗珠从额头滚落,颤抖的左腿终于支撑不住“哐”地半跪了下来。少年紧抿的嘴唇已失去血色,双眼却紧盯着眼前的人,仿佛要滴出血来。

“你私窃宗门禁练秘籍出逃,师父要我杀你。”于景看着他的同门师弟,看见他的眼睛里混合了无数复杂的感情,其中有一种最为刺眼,是愤怒,无尽的愤怒。“念在你我的情谊上把《七伤剑法》交与我,师弟,我不杀你。”

少年努力使自己站起来,“我的母亲命悬一线,只等我拿到《七伤剑法》后交付歹人。那是我母亲的救命稻草,若是师兄执意要拿,今日我便在这翎山与你拼个鱼死网破!”少年话音未落,于景已执剑向前,剑尖直指少年手腕。少年躲闪不及,右手手腕渗出的鲜血落地开出几朵血花,眨眼间,《七伤剑法》已易主。

“你的母亲我会想办法救出,至于你,快逃吧。”风吹动树叶的声音像巨兽的哀嚎,袭击着夜行人的耳膜。

“逃?呵,我还能逃到哪里去……”少年的声音像摇曳的烛火,他看了于景最后一眼,纵身一跃而下。

“师弟!”一群惊鸟从树上飞起,黑压压的一张网笼罩住了于景的吼声。没有人注意到这个执剑的青年将他的剑狠狠地扎进土里,他的衣袂在风中猎猎作响,像一位沉默的守望者。

于景再一次见到叶欢仍是在翎山上,只是眼前人早已不是当年的少年模样。翎山正值雨季,细密的雨水冲走大地的陈腐,空气的舞动就像无数的旌旗随风飄扬。手中黄雀的羽毛好似一块正在灼烧的火石,刺痛了于景的记忆。

“于景,”叶欢举起了手中的长剑,“我等这一刻已经八年了。”

翎羽宗宗主打量着叶欢紧绷的脸,下巴有一道浅浅的疤,两眼布满阴沉的云翳,目光却很坚定。他想起那日回到宗门,告诉师父他已夺回秘籍并亲手杀了叶欢,只是叶欢中剑后从悬崖滚落,不知尸首下落。随后,他讲出了叶欢窃取秘籍的真相。师父听罢,只是久久注视着前方。

“老祖宗留下来的门规,不能改。”

师父还说了什么,于景已经记不得了,也许师父只说了这么一句话,也只有这句话永远烙印在他的脑海里。师父掷地有声的回答里或许有惋惜之意,但那都不重要了。

现在,那位曾经生死未卜的师弟正拿剑指着自己,指着毁掉他的罪魁祸首。

“师弟。”于景觉得喉咙像一片干涸的沙漠,艰难地说出两个字后便什么也说不出了。

“不要叫我师弟。拔剑。”杀死翎羽宗的外门弟子是对现任宗主的警告,黄雀羽毛已经表明了行凶者的身份,剩下的,便是等待。他的等待没有白费,于景赴了翎山之约。叶欢的目光未从于景的脸上移开,八年时光让昔日师兄的鬓角染上了苍苍白雪,神情里依稀有着前任宗主的影子。火海,那片火海又出现了,好似蚂蚁啃噬着叶欢的神经,叫他无法忘记。歹人妄想得到霸主地位,挟持他母亲,要求以《七伤剑法》作为交换。那晚已是最后期限,他拖着满身伤跑向林中小屋,歹人见他交不出秘籍,手起刀落,母亲已是刀下亡魂。森林化作杀戮者的狂欢地,叶欢成了一把只会杀人的利剑,这把剑融进了他所有的悲愤。然而,寡不敌众,在杀死歹人的几名手下之后叶欢身负重伤,他提着一口气踢倒了桌上的烛台,火势瞬间蔓延开来,阻挡了歹人的袭击。火光冲天,叶欢这才得以逃脱。数年来他苦练武功,只为向杀母仇人和翎羽宗报仇,他多次打听仇人下落,得到的却总是死亡或失踪的讯息,叶欢只得悻悻作罢。

叶欢定了定神,见于景迟迟不肯拔剑,他便执剑向前,剑气铺陈开来,挟乘龙引凤之势。于景蛰伏身体拔剑,避开一剑后向左侧旋身,顺势挥出长剑,向叶欢的腰眼刺去。叶欢及时收力,腰身贴着于景的剑刃而过,紧接着叶欢的剑向于景周身的三个点刺去,速度越来越快,剑影纵横,于景招架不住连连后退。看出一丝破绽之后于景右闪,避开对方剑锋,稳住步伐,手腕一挑,剑尖绕圈直指对方左肩。叶欢却步步紧逼,丝毫没有退避之意,于景心下不忍,力道便小了三分。突然,于景觉得喉咙有血翻涌,胸前衣衫已洇开大片血迹。

于景躺在地上,看着叶欢的左肩正在滴血,滴落在自己的衣衫上。胸口的疼痛让他清醒过来,他仰起头,对上了叶欢的眼睛。

“师弟的剑法长进很大。”于景咳出一口血,嘴角露出微笑。

“你没有使出全力,”叶欢看向于景的眼神依旧充满了恨意,“为什么?”

于景看向天空,雨水的冲击让他下意识闭上了眼睛,伤口愈发疼痛,手中的两片黄雀羽毛从他的掌心滑出,贴着雨水流走。“对不起,那天我来晚了。”于景的声音有些飘散,仿佛从另一个时空中传来。“我只看到了一片火海,没有发现一个人。”

“你来过?”叶欢皱了皱眉,居高临下看着于景,“休要骗我。”

“杀你母亲的人是我二叔。我已经亲手结果了他。我从他身上搜出一个吊坠盒,就在我腰间的袋子里,你,你拿走吧。”于景的声音越来越轻。

叶欢惊愕地睁大了双眼,他伸出手从于景腰间拿出物什,那是一个老旧的吊坠盒,里面放着他母亲生前最爱的玉石项链。

叶欢最终把手中的剑抛下了悬崖,长剑坠落时发出一声闷响,消失在翎山的云雾之中。

上一篇:荒草中

下一篇:善意

推荐阅读
友情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