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版 | 登陆 | 注册 | 留言 | 设首页 | 加收藏
当前位置: 网站首页 > 小小说月刊 > 文章 当前位置: 小小说月刊 > 文章

时间:2021-01-01    点击: 次    来源:不详    作者:佚名 - 小 + 大

海小芹

夜里她醒来,雨声已停,竹叶上的积水仍滴滴答答地落着。屋后的竹林还像儿时一样浓密,竹林里的腐叶足有三尺之厚,饱含了雨水与木窗一道散着淡淡的类似腐鱼的腥臭味,这种气味隶属老塘与童年。时光仿佛被囚禁在老屋内。

她想起她的梦,梦如竹叶般混沌稠密,她立在水塘边孤立无援。镜头切过漆黑的水面,池塘内部显出大海般的本质,池水深邃无边无际,靠近水台处水草丛生,当中困着一条硕大的食草鱼。鱼身大到脱离食物范畴,它的尾部被水草缠住,铁锈色的眼睛里充满恐惧。

这条大鱼不止一次出现在阿敏梦中。但凡她受了气就觉得这条大鱼是自己,被困在池塘,一不留神过了半生。

与以往不同的是这次她在鱼塘边遇见邻居大伯。大伯仍旧是中年模样,这意味着在梦里她的确还是个孩子。他指着池塘:你看这条鱼多大啊。

池水翻动,鱼尾拍上第二阶石台又隐回水中。只是大伯这句话不是对阿敏说的,他对着他的小女儿莉莉说。

莉莉比阿敏大两岁,初二时留了一级与阿敏同班。大伯与莉莉说话,阿敏才发现在看见鱼的梦中自己从未实体存在过,鱼是主角,池塘是主角,她只承担了视角的作用。也许以往有鱼的梦中也有莉莉,只是醒来莉莉被奇怪地抹消了,但她知道这些梦与莉莉有关,就像她知道在这些梦里她始终是少女:未曾历经爱恋,不知房价高低,不识同事嘴脸,没有一个让人厌倦却又无可奈何的中年秃顶老公。莉莉在池塘边笑跳打闹,将洗鞋的板刷扔到桃树上,池塘里的鱼似乎也不再是痛苦的模样。塘水清凌,水草丰茂,鱼游其间颇有留恋之意。

梦见大伯不是件奇怪的事。这次回来,本就为了给伯娘奔丧。自打嫁出去,阿敏回来的次数屈指可数。每次回来,可能是有意无意地避开伯娘,阿敏一次也没见着她。阿敏向来惧怕伯娘,尤其在莉莉不告而别之后。伯娘找上门仔细盘问阿敏,她觉得阿敏神色闪烁。她的步步逼问弄得母亲也气急败坏,在一旁对着阿敏破口大骂,仿佛阿敏做了伤风败俗的事。

从那以后,原本两家人共同走的竹林小道日渐荒芜。阿敏家从竹林西面走,大伯家从竹林东面走。只是屋前的河塘不能一分为二,但也有办法,任由当中河岸的构树自由生长。构树的生长要比竹林快许多,几年下来枝叶横阔,几乎横过半边河面,与对岸的竹林遥相对望。如此河塘也算一分为二,阿敏梦见的囚禁了大鱼的水台在莉莉家东面。

莉莉出走之后,莉莉的大哥就搬去城里居住,阿敏也嫁到县城,周家塘只剩四位老人与一片竹林。时隔三十年,竹林中间的小路又恢复了往日行迹。阿敏在路上遇见白发苍苍的大伯,眼泪霎时迸流出来。白发苍苍的大伯像她完全不认得却又极为亲切的人。事后她觉得是自己感应到离家多年莉莉的心境,才会瞬间情绪失控。

所以莉莉形象鮮明地留在梦见大鱼的梦中也不是件奇怪的事。

只是,莉莉究竟去哪里了?或许像伯娘猜测的她知道端倪,可她能言之凿凿指认吗?就像指认出混沌的竹林里游蛙躲在哪片腐叶底下?在留给伯娘的信中,莉莉说要去北京学表演,勿念。

这样的话不光伯娘不信,任谁都不信。虽然伯娘一直夸耀女大十八变,但十六岁的莉莉要变成倾城倾国的大明星远远不止十八变。伯娘来吵闹的那天,阿敏放学路过大队部。旁边的帐子里,戏班的人跑来跑去,拔杆拉绳收音响忙着收东西。她找了半天没瞧见武生,便跑去厢房。武生戴着头套,穿着寻常衣服,一屋子的刀枪剑戟乱滚,他却若有所思地坐在木箱旁,一动不动。

伯娘质问她:莉莉有没有对你讲她要去哪里?

她眼睛看着伯娘的花布拖鞋,脑子里却是武生发呆忧虑的脸。莉莉若躲在旁边的木箱里他难道不高兴吗?但这样的情节只在戏曲里才有。阿敏听任伯娘的口水喷到面孔上,不敢抬头。这么多年来,她也一直说服自己的确不知情。戏班是村里王伯请来为母亲祝寿的,随后又被别人请,前前后后唱了半个月。天落黑了,莉莉就拉着她从竹林后面绕过水塘偷溜出去。冬夜风冷,吹得帐子呼呼直响。若不是音响声音够大,哆哆嗦嗦的风声简直要盖过台上唱戏的人。年轻的武生在台上唱得悲戚,多半是冷到了。武生去往厢房卸妆,莉莉拉着阿敏也去厢房。倘若有别的人来看武生卸妆,莉莉就会变得很大胆。她会径直走去坐在武生身旁。武生吊梢眉看过来,却不出声呵止。两人对看的画面,即使中年了阿敏回想起来仍会浑身发抖。武生的眼神虽然害羞却带有爱护,生怕莉莉坐得靠边会摔倒却又不便伸手揽得近些。莉莉坐在化妆镜前,整个面庞被照亮,她望向武生的眼睛让阿敏第一次知道原来爱一个人是这个样子。

她觉得梦境中深邃的大海就是娇俏的莉莉眼中所能抵达的世界,是她这个被拴住的胆怯女子永远无法企及的,是爱。

她不能分辨当初她不肯说出莉莉喜欢武生究竟是出于嫉妒还是保护。遗像中的伯娘苍老、沉默,如冬日水塘般黑白分明。阿敏痛哭流涕,她真真切切期望伯娘能看见莉莉穿着裘皮大衣,拖着八个行李箱,带三个孩子自竹林小路跳跃着走回来。

一个月后,江南最冷的日子里,母亲打来电话,说荷塘改造,挖掘机过来深挖池塘,挖出一具女尸。从随身携带的衣物与行李来看,应该是三十年前的莉莉。

她被水草缠住了身子。

上一篇:善意

下一篇:秦三两

推荐阅读
友情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