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版 | 登陆 | 注册 | 留言 | 设首页 | 加收藏
当前位置: 网站首页 > 小小说月刊 > 文章 当前位置: 小小说月刊 > 文章

摔伤

时间:2021-01-01    点击: 次    来源:不详    作者:佚名 - 小 + 大

孙渝莲

桃一清早就在微信上留言。

“昨上楼,腿摔伤,在家静养。”

桃的一半朋友也是我的朋友,看到都给她留言,当然,我也不例外。

今天路过桃家,我决定上楼去看看,买了她爱吃的橘子、葡萄,便上了楼。

桃家的门虚掩着,进了她家,我以为进了山顶洞人的家,窗帘拉着,桌上就一台电脑,毫无生气的家,感觉好像都要长毛了。

桃躺在床上半闭着眼睛,我没有吱声,走进厨房,拿起钢丝球开始蹭锅台,把那些散落的碗筷洗好,烧上水烫烫。接着,我把家里唯一的鸡蛋用上了,给她煮了一碗荷包蛋面。

桌上有她儿子的照片,趁桃不注意我藏了起来,失独家庭呈直线上升,桃属于中枪的一个。

“伤得怎么样?”

桃没吱声,看着我,翻了一下眼皮,这一翻,好像翻开了上一页,让我看到了从前同桌的那个她。

“我没事,我就想知道我的关注度有多少?”

桃一根根吃着我下的面条,挑起来又放下,好像舍不得吃,吃得很慢。我的心有些疼,我背过脸,对着窗户,小声来了个《梨花颂》。

“梨花开,春带雨,梨花落,春入泥……”当梨花在桃的房间纷纷洒落的时候,我拉开了厚厚的窗帘,太阳跑进来了,阳光在她家跳跃。

空巢家庭,腿摔伤,桃曾说:“我的家太安静了,没人。你看,鸟都知道,鸟在我家安空调的口上做了一个窝。”我的思绪一边游走着,一边给她烧了点水,让她泡泡脚。

桃温顺地脱下了袜子,小心地将脚放在烫烫的水面上,嘴里哈着气,一副享受的样子。

我坐在凳子上看着桃,看着她用毛巾一点点擦脚。我看见她的拖鞋一样一只,我开始寻找。

沙发下面,角落里,床下面,我看到了桃的儿子小时候骑过的木马,还有穿过的衣服,她还保存着。我艰难地找着,找着了那只鞋,找到了一件睡衣,一瓶过期的罐头,还有一堆药。

我暗自叹了口气,走上前给桃按肩,她的肩,不,她的整个身体都是僵硬的,像板结的土地。我按住她的拘筋,她叫着,“使劲儿,用力,再用力一些。”

一个小时后,桃的毛衣后背被我按出了两个窟窿,她好像换了一个人,脸上有了红润。

“怎么没看见黄黄,黄黄呢?”

“走了。”

“哦。”

我也要走了,桃不让我走,一会儿要我给她发点面,一会儿又要我抹地,最后她让我去给她买点菜。

我买好菜,看见刚才关上的门,又像我来时一样,裂了个缝,裂了个口子,谁把它打开的?为什么要开着门?

顶着疑问我进了屋,我看到桃站起來了,桃正在厨房里忙乎。

“你的腿?”

“我没事,我就想知道关注度有多少?”

上一篇:秦三两

下一篇:俘虏

推荐阅读
友情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