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版 | 登陆 | 注册 | 留言 | 设首页 | 加收藏
当前位置: 网站首页 > 小小说月刊 > 文章 当前位置: 小小说月刊 > 文章

俘虏

时间:2021-01-01    点击: 次    来源:不详    作者:佚名 - 小 + 大

相裕亭

相裕亭,中国作协会员。著有长篇盐河系列小说三部。其中,《盐河人家》获连云港市第六届“五个一工程”奖;《看座》获“中骏杯”《小说选刊》双年奖、第16届中国微型小说一等奖,入围“首届汪曾祺华语小说”奖;《风吹乡间路》获“花果山”文学奖;《忙年》获“冰心图书”奖;连续六届获全国小小说优秀作品奖。《偷盐》入选2005年中国小说排行榜。结集出版了《盐河旧事》20余部作品集。

民国的时候,盐区这地方,主要活跃着两股兵匪。其一,是孙传芳的队伍,即五省联军。孙传芳自任司令,统领苏、浙、皖、赣、闽的几十万大军。但是,盐区,地处苏鲁交界,可谓鞭长莫及,孙司令念及盐区白花花的海盐能换来哗啦啦的饷银,便在此地设立兵站,鼎盛时,驻扎着一个连的兵力,名誉上是维护地方治安,其实就是榨取盐商钱财。与“联军”抗衡的另一支队伍,是本地起家的一伙打家劫舍的土匪,匪首张大头。那帮草寇,依仗地方势力,挖路、断桥,给“联军”搞破坏,时而,还偷袭“联军”的岗哨。目的就是想赶跑“联军”,独占盐区的地盘。

这一年,北伐战争在广州打响了,孙传芳亟调北方各兵站的将士南下。张大头感觉机会来了,便选在一个月黑风高之夜,一家伙端掉了“联军”设在盐区的兵站。

冲进“联军”据点的那一刻,兵匪们都奔着“联军”的战利品去了,无人在意落在场院里的一匹军马。

天亮以后,有人惊呼:“马,这里有匹马!”

瞬间,引来七八个兵匪,大家看到那匹头高、腿长的马,都晓得是匹军马,个个跃跃欲试,想骑到马背上去威风一把。不料,第一个骑上马背的兵匪,当即被马给抖落下来。

那匹马,恋其旧主,容不得“联军”以外的人接近它。

“奶奶的!”

那个被抖落下来的兵匪,拾起地上的一把破扫帚,没头没脑地就扑打过来,打得那马四蹄生风,“咴咴”惨叫。

接下来,那个兵匪再次跃上马背。

原认为那马被他打怕了,会认输。岂不知,那马根本不买他的账,后蹄一扬,再次将那兵匪给抖落下来。

这一回,那个兵匪弄了个嘴啃泥。他从地上爬起来时,一边摸着嘴角上流淌的鲜血,一边骂骂咧咧的,心里显然是有些怵那马了。

这时,又有胆大的蹿上来,想去驯服那马,却被张大头给制止了。

张大头说,战斗刚刚结束,要做的事情还很多。张大头指挥他手下的弟兄,赶快打扫战场,清点战利品。同时,张大头为取悦盐区百姓,还蛊惑当地盐商,连夜搞了一个欢庆仪式——城内敲锣打鼓、扭秧歌,城外搭起了一座凯旋门似的“龙门架”。张大头指挥他的弟兄们,列队从“龙门架”下入城。以此彰显他的威武,昭示盐区的地盘,从此归他所管。

“联军”驻扎盐区时,张大头插不上手,没捞到什么“油水”。此番,一朝赶走了“联军”,盐区归他独管了,可不得好好庆贺庆贺,哪能为一匹马而耽误欢庆的进程。但是,张大头并没有丢弃那匹马,他喊来伙夫汪贵,让汪贵想法子驯导驯导看看。

言下之意,驯服不了,就杀掉吃肉。

以往,弟兄们捉来驴呀羊呀猪的,都是交给汪贵来处理。有时,伙房里食材富余,汪贵还会把捉来的牲畜圈养起来。所以,那个看似沉默寡言,只晓得往肉案上、面团上下死力气的汪贵,对付牲畜,自有他一套办法。

他在驯导那匹马时,先找来一块布条,如同给驴子蒙上眼睛拉磨那样,把那马的眼睛给蒙牢实了。然后,汪贵找来两个布口袋,装满沙子往马背上一搭。

那马,并不因为蒙上眼睛就不动了,同样是后蹄一扬、再扬,直至将背上的沙袋给抖落下来。

汪贵料到会是这个结果。所以,那马把沙袋抖落下来的时候,汪贵一点也没有感到意外,而是很有耐心地再次把沙袋给它放上去。如此反复数十次,那马觉得没有意思了,索性不动了。

汪贵看马不动了,便给它搬下沙袋,自个儿骑到马背上。

说来也怪,那马还就顺从了汪贵,驮着汪贵在场院里、在街面上,大摇大摆地走呢。

张大头看到汪贵驯服了那马,十分高兴!但此时,张大头还顾不上那马,他正忙于庆功会上的事呢。

是夜,也就是张大头拿下“联军”兵站的当夜,驻守在响水、淮阴的“联军”,得知盐区的兵站失守,分水陆两路,反扑过来。

刚开始,张大头听到外面的枪声,误认为是兵站里逃跑的那几个残兵败将折返回来想夺兵站,立即指挥弟兄们抄家伙迎战,没想到“联军”是大军压阵。

张大头见势不妙,撒腿就往西部山林里逃。

而此时,正在厨房里忙活早饭的汪贵,压根儿不知道外面的局势发生了大逆转。等“联军”打入城内,汪贵也想逃跑时,大街小巷,到处都是“联军”的队伍了。

情急之中,汪贵想到被他驯服的那匹马。随即,跃马扬鞭,想打马逃窜。

可那匹马从枪声中,辨出是它的主人来了,便不听汪贵的使唤,刚跑了几步,就停下来。当时,“联军”的枪,可以“嗒嗒嗒”地连续射击,而张大头一伙“土包子”,没有那样的武器。

汪貴为了逃命,扬鞭暴打,且鞭鞭见血,打得那马,原地狂奔乱跳一番之后,最终,还是顺从了汪贵,“咴!”的一声长嘶,驮着汪贵,向城外飞驰而去。

眼看,前面就是城西路口的“龙门架”,汪贵原认为穿过“龙门架”,逃出城就安全了。没想到,那马在穿越“龙门架”时,忽而腾空一跃,纵身撞向了“龙门架”上方的横梁。

刹那间,只听“咔嚓”一声脆响,汪贵从马背上被掼下来。

当时,汪贵还没有死。可那马见汪贵想往一边灌木丛里爬,便扬开四蹄,一阵狂踏,硬生生地把汪贵给踩死了。

事后,据懂马的人说,马的智商,相当于一个六岁男孩。而那匹军营里的马,智高或许更高。它刚刚被俘过来,又遭到汪贵的暴打,复仇心极强。所以,它借助于“龙门架”,撞死了汪贵。

上一篇:摔伤

下一篇:太岁·雄黄

推荐阅读
友情链接